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禅画——与妙虚法师问答

2013-07-11 10:19:25 来源: 艺术家提供

摘要:编者按: 2013年6月,妙虚法师的“禅者笔墨”作品展在安徽省博物馆举行。此次展览,由安徽省美术家协会、安徽省书法家协会、安徽省佛教协会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人文学院、安徽省博物院承办,共展出书画作品140余件,皆为妙虚法师近年来在禅修和艺术上辛勤探索的成果。 多年的禅修实践…

推荐关键字

  编者按:

  2013年6月,妙虚法师的“禅者笔墨”作品展在安徽省博物馆举行。此次展览,由安徽省美术家协会、安徽省书法家协会、安徽省佛教协会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人文学院、安徽省博物院承办,共展出书画作品140余件,皆为妙虚法师近年来在禅修和艺术上辛勤探索的成果。

  多年的禅修实践,天涯云水,山居静修,返观自照,经禅之暇,游于翰墨,获得独特的内心体验。这些,让妙虚法师的作品和人生充满了传奇色彩。妙虚法师是第一位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个展的僧人,多年来,先后在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合肥亚明艺术馆、厦门图书馆等地多次举办书画个展,多次为慈善机构和希望工程捐赠书画作品。

  妙虚法师曾说,“禅者笔墨,是有所指,并不是空洞的词。它是我们的传统,很多人看不懂,是疏于对这一领域的关注。”他的“所指”,当既指向禅意,也指向心灵。带着诸多好奇和疑问,我们对妙虚法师进行了这次长达三个小时的专访。初夏午后,妙虚法师一袭衲衣,神定气闲,但有所问,无不畅言。我们的问答,便从他的书画展开始。

  展览,没有成功和不成功,都只是一个过程!

  问:这是你第二次在合肥举办个展了,第一次是2005年在亚明艺术馆吧。这一次,感觉如何,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吗?

  答:这次是第二次。安徽的文化积淀很深厚,历史上有新安画派,有桐城学派,我在安徽也有二十多年了,我很愿意在安徽和大家有一个更深入的交流。

  这次展览很多人都说很成功。我觉得成功不成功并不重要,任何事物,本身就是一个过程,是在过程中完善自己。比如我们今天去登山,登山目的是登上山顶,到了山顶就成功了吗?你觉得是到了顶成功了?还是后来下了山才是成功呢?过程,让个体生命饱满、完善,这才是更重要的。

  问:你读经作画写字,是不是就是为了饱满、完善生命的个体?

  答:这些只是一个表现形式吧。对于个体生命的体悟,有的人深入了,有的人是浅尝辄止,有的人把生命看得很重,有的人则看得很轻,有人把精神层面看得重,有些人把物质看得重,这都是不同的因缘。因为有生活模式、教育模式等方面的差别。佛教讲究圆成生命的实相,写作也好,画画也好,住山读经也好,都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体会生命的意义和价值,去完整它,去饱满它,这才是重要的。

  问:书画对你意味着什么?

  答:绘画和书法是我个人心象的一个记录。就像写笔记一样,比如我对某一事物、对某个过程有新的体验,也就是认知,把这个体验用笔墨呈现出来。

  问:这次展览,有人说有些作品能看懂,有些看不懂,有的作品没题款,有的作品没有用印章等等,在这些方面,能否说一下你的理解和观点的。

  答:《诗经》是中国最好的文学作品之一,它里面有几首诗有作者?有几首你能研究出作者来?再说画,最好的画是宋代,宋画也有很多是没作者署名的,大多是无名氏的,为什么会无名?一件作品被创造出来,完成了,可以说就完整了,完整了,就可以了。落款和盖章,是宋以后的事,到了明清,文人画的兴起,逐渐形成一种固定的模式,或说程式,诗书画印有了约定俗成的统一模式。

  在审美层面,一旦形成了定势,就成了桎梏,会把人束缚住。如果一件作品真正对它要表达的内容,有了完美且完整的体现,饱满了,就不需要再动了,题字反而是画蛇添足。

  当然,如果是用来收藏,可以再题款盖印,那是再创作,是二次的丰富它,就像好多名作的题跋,又增加了作品本身的内涵。

  规矩是给初学者用的,是为了保证不让他走到旁道上去,一旦学会了,就不应该再执于规矩本身。《金刚经》里就有“如伐喻者说”,“法尚应舍,何况非法?”

  我学过武术,结识过武林大家。真正的高手,是没有套路的,如果一直在套路底下,千人一面,这个人一定不是高手。

  问:你说得好,佛法好比渡船渡人过河,到彼岸是目的(解脱),已经解脱就不必执着法了,何况是非法呢?我写文章也有个认识,一定要丢掉规矩,丢掉了,就成大家。

  有时,市场也会把画家弄死,比如某人说“妙虚,来,你给我照这样画一百张”,那就完了。

  答:是的,画家有画家思想,最好不要去左右画家,践行禅,禅宗艺术就更要有自己的坚持。

  身在门外,做什么都是隔靴搔痒

  问:我们把话题拉远点。看你经历,挺有意思,你是东北人,而且从小就开始喜欢画画,是家学渊源吗?

  答:我出生在东北一个普通的乡村。那里是平原中的半丘陵地带,300年前属科尔沁草原,是松花江和辽河的分水岭,土地很肥沃,从农业文明来讲,是个生活无忧无虑的地方。

  我家乡有一条很小很小的河,叫哈啦海。我的网名就叫哈啦海(笑)。蒙语“哈啦”就是“大海”的意思。其实小河里没有多少水,西北很多地区没有水,因为对水很渴望,一点儿水就叫海。“海子”是很多的。

  我从小到大一直很顺利,算是幸福的。我在家族里是长孙,是被溺爱的。

  我父亲是乡村里的一个普通木工,他喜欢书法,村里人有需要的,就都找他写字,我也跟着他后面临临帖,不算正规学习书法,父亲也没要求我写,我就是因为喜欢。我十一二岁时,周围的人找我父亲写字,他不在家时,我就开始替他写了。

  我很喜欢看书画画,家叔说我画画有天分,于是就到省城长春找老师来教我。那位启蒙的老师叫黄殿武,是郭西河先生的学生,后来才知道,郭西河先生是鲁美的老教授,在东北画水墨是非常好的,极具影响。

  黄老师拿《芥子园画谱》之类古代的画谱来教我,等于没让我走弯路,是从比较正的路子上入进来的。入径非常重要,这也不是我选择的,也很难自己选择,是缘分吧。

  东北在文化艺术这块比较弱,这也是我跑到南方来的主要原因。“华夏中原”这些概念,让我先去了河北,因为那是黄河文化的中心地带,在河北住了一段时间,觉得还是不行,干脆去了北京,去了京华艺校。

  问:你是东北人,却钟爱皖南山水,来到九华便再舍不得走了。你是学习中国传统绘画的,科班出身,却隐居山林,做起了住山和尚。你曾在学校任教,融身世俗,后又离群索居,潜心参禅。后来又借水墨圆融佛教出世与入世的阻隔。在你人生这些不同的阶段里,这种气息是如何转承和接续的?有明确的分水岭吗?

  答:应该是有分水岭的。

  我是1989年从京华艺校毕业的,三年下来,知识相对系统了,因为学画,知道了怀素、渐江、八大……觉得他们在那个时代都是引领时代风骚的,很了不起。那时只能仰慕,现在还能分析分析(笑),现在不一定仰慕,但也很恭敬,他们是用生命去画画写字的,很真实,觉得他们生命是完整的饱满的。

  毕业后,1990年,当时我的校长陈法正先生主持,在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办了一次展览,90年的时候办展览是很不容易的,基本上就表示你成功了。那次展览之后,我对当代的艺术,对古代的艺术,对自己的作品,已经能串连起来看了。

  当时我有个忘年交,叫张洪友,是北京东琉璃厂安徽文房四宝堂的总经理。他和很多大画家都熟,也很懂画,很多人都信任他,他说谁的画好,别人就会去收藏。我来安徽写生、卖画,都是他帮我。他很喜欢我的画,把我当小兄弟看,常说,看你绘画的气象,将来一定是大家,我一定要帮你。算是我的忘年交。说来,来安徽到九华都和他有关。

  我印象里较深的还有一件事有意思的。大概是1980年,小学毕业,同学送了我一个精美的笔记本,塑料封皮的,带彩色插页,里面印的有黄山、华山的风光,很奇的是,竟然还有九华山风光,本来印的都是什么五岳之类的,怎么会有九华呢?那是第一次知道九华山,现在想想,说不清楚,都是因缘吧。

  问:刚毕业就办了展览,而且有那么好的前辈在帮你,很快在行业界获得了声名,这是很多人梦寐以求而不得的,那么好的势头,你为什么却突然选择出家呢?

  答:严格来说,我是90年7月到庙里,91年才落发的。

  90年那次展览开幕式结束后,我在马路上来来回回走了一夜,反反复复思考,一夜之后,我决定出家。在那之前,我已经感觉到世俗里的勾心斗角、追名逐利,非常无聊,人的精力全都耗在人际关系里了。不想被无聊的人和事缠住,我要践行我所仰慕的那些人的路径。我觉得如果只在门外,不管做什么都是隔靴搔痒。

  问:法师,你还是很痴的呀。佛法里说的贪、嗔、痴,你前两者能抛开,后者抛不开啊。

  答:执着是件非常不好的,但在过程中,有时候是必须要执着的,对正确的东西要痴,否则你不可能进得了门。进门后,你如果再痴,就不行了。

  另外,还要看你痴什么,佛教里说先有信,理解后才能践行。我其实也不是艺术上的痴,是对自我的尊重,是对生命的尊重,对自我存在的一种尊重,是艺术家,禅者最起码的要求,也是一个很厚重的话题。

  佛陀在佛经里有个故事:佛陀降生的时候,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说了一句,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意思,佛陀怎么会说这种话呢?或者说刚出生怎么会说话呢?其实,这段故事是告诉我们生命的意义,存在本身就是意义!

  生命的存在就是价值,要尊重他的完整性和真实性,否则就隔裂了。人何必要将自我隔裂呢?

  石屋,结庐天华峰与天地相往还

  问:决定出家时,首先想到的就是来安徽,来九华?

  答:出家后刚开始时,我走了很多地方,也跑过一些小的寺院,但都放弃了,感觉在佛门里也找不到依托。

  唐太宗曾经问玄奘法师,我要设供斋僧,但看到很多不好的和尚,怎么办?玄奘说,昆山产玉,每块石头都是玉吗?沙里淘金,每捧沙里都是金子吗?玉和石、金和沙总会掺杂在一起,鱼龙混杂才是真实。

  最后,我在九华山拜了应观长老。他就是个老修行,没有名气,没有地位,拜他为师真的是缘分。我的名字妙虚就是他取的。他不识字,当初,我还担心他取不好名字,当时想,如果取得不好,能不能改呢?或者我自己取,再请他认可。当他为我取名妙虚时,我心里着实一惊,当时有一种感觉,用佛教的词汇来形容,就叫“得未曾有”。我自己想不出这名字。我非常感激他,取这么好的名字。

  问:哈,这个很有意思。来到九华山,拜了师父,有了法号,接下来是不是准备潜心向佛,努力悟道了?

  答:还没有,这中间还有很多故事,我来九华后,复又离开了,几年后才又回到九华的。

  出家之后,我遇到一个好的因缘,去了厦门的南普陀寺,那也是闽南佛学院所在地,。闽南佛学院在当时是国内最大的佛学院,院长是长老妙湛,老人是当时佛学教育界第一人。他安排我在图书馆。插在研究生部,最关键的是,他和当时的监院诚信法师给了我一个独立的空间,当时的僧值都是四人一个间房,我却有单独的空间,这是非常重要的。在那里住了六年,学习佛法,整理自己。出家后有好长时间不画画写字了,在后来才意识到修行与艺术是可以统一的,这样才又开始了对艺术的学习和创作,从我个人经历来说,妙湛长老,应该是我人生转折点一个重要的人。当然还有许多人都影响了我,师兄妙智、诚信法师,本如法师等等。

  问:为什么说意识到修行与艺术是可以统一的?

  答:那时我已经有两三年不画画了,不画,认真学佛,践行佛教的理论,就这样在太虚图书馆,经过了很长时间才认识到两者不相矛盾。找到了这种状态,再次拿起了画笔!

  妙湛长老是在践行人间佛教,是个非常了不起的大和尚。在南普陀,他创办了慈善基金会,为了感恩,我把作品大部分捐给了慈善基金会。作为对我的鼓励及对慈善精神的宣扬,基金会在厦门图书馆为我举办了一个作品展。期间,我寄了些作品的照片给北京的朋友看,他们看了我的作品,觉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于是邀请我去北京中国美术馆办展览。那是妙老已经圆寂,1996年4月,基金会为我在中国美术馆办了展览,也许是第一位僧人的展览吧,当时著名的艺术家及批评家基本都到场了,金唯诺、栗献庭、刘曦林、刘骁纯、李家振、吴信如等先生。他们给了我非常大的肯定。这次展览对我影响也非常大。

  问:你能在最好的年华时潜心研习佛法,对你太重要了。你在南普陀住了六年,也就是从91年到96年期间,妙湛长老圆寂后,你就离开了?

  答:妙老1995年圆寂,我96年离开。然后回到了九华山,在登山的时候,偶然来到了天华峰。

  问:你在九华山的第一处住所就是在天华峰,好像是几间石屋。在你去之前,那里就是一处专门用来修行的所在吗?

  答:石屋是我自己建的。当时那儿是一个古庙的遗址,我在原基上盖了两间石屋,用茅草做顶,条石做墙,室内四壁图书,挂了轴画,时而也弹弹琴,有点像武侠小说里幽居高隐。

  在天华峰上山居四年。在南普陀是学习的过程,在天华峰是沉淀的过程。每天打坐、诵经、写经、看山,终日看山不举头…

  时间久了,也就是一种习惯的生活,并没有孤独感,看看书,写写法帖,画几张画,在这钟灵毓秀的山水之间,可以说是得林泉之乐了。

  上了天华峰后,和人不谈书画,不谈文化。和我相识多年的九华山人,也只知道我是个悠闲自在的和尚,过去的经历从不提起。

  问:在那样的状态里,有没有烦恼,甚至心乱如麻?在九华山修行这些年,最低谷是什么时候?想过全身而退吗?

  答:在佛教里,没有进退这一说。在世俗层面,这件事做的不好了,我且退回去就是了。在佛教里,没有进退,只有过程。

  中国美术馆个展后,到上天华峰,97年前后有一年时间,我边修山上的房子,边做了一些事,组织了一次全国性的第一届佛教书画艺术大展,是在江苏省美术馆,同时还成立了佛教艺术研究会。中国美术馆展览后,很多学界、艺术界的长者提出来,说妙虚法师你既懂艺术又懂禅,应该多为佛教艺术方面做点事,大家都来帮你。那时侯太年轻了,很有激情,心里想,这件事舍我其谁,于是就去做了。但中间遇到很多障碍,人力、物力。财力每件事都是问题。是有好多人来帮我,但目的不一致,这也是后来才明白的,当时把问题看的太简单。只知道认真做事,可是有很多事,不是你认真就能做好的,也不是你个人所能决定的,出了很多事与愿违的事,这使我非常痛苦,身心俱疲,心情算是最低谷了。多年来一直没有提过,这是第一次公开说这件事。现在想想,是因缘不具足,自己的福德都不够,加之整个人都搅进去了,失去了禅宗说的“观照”。做不好是必然的!

  问:在天华峰住了四年山,后来为什么要下山呢?

  答:当时一点也没想下山,山上住得非常惬意。为什么下山哪!2000年春节,同住山上的有十几二十个同参道友,去我那儿过春节,初二初三他们陆续走了,按我们北方的习俗,初五初六出门探亲访友,初六那天,就去看他们。绕了一大圈的山,回来时是正月初九,回来路上,刚走到大兴殿前,迎面一个师父,过来就磕头,说海亮长老找我。海亮长老是我师爷辈,我来天华峰四年,都没去拜见过他,听说他老人家找我,我感觉很惭愧。我就赶紧去见他,给他顶礼。海亮长老说,不用顶礼,我找你有事,现在大家都希望你下山,来做后山的会长,领个头,不用你马上回答,我给你三个小时考虑的时间,你就在这儿吃午饭,吃完了给我答案。

  当时我想,住山四年了,张弛有度,佛法也是在动中实践的,这也是个缘份,该下山了。饭吃完,我就答应了海亮长老,第三天,我就从天华峰下了山。

  问:你确实很有领袖气质,下山做后山会长,一方面盛情难却,另一方面也可以施展抱负。

  答:会长只做了不到一年。当初是有很多想法的,但实际上啥也做不了,我又不善于管理。最后,我离开了后山佛协,回到了石屋,在那儿又住了不到一年,期间将剩下的五间石屋也修起来了,和以前的两间一样,是石墙茅草的。当时钱不够,就把一位学生送我的一辆汽车卖了,作为修房子的费用了。

  问:你在九华山的第二处住所大吉祥堂,是一个小院,是租借当地农家的吗?它周围的环境怎么样?和天华峰比,你更喜欢哪一个?

  答:现在的大吉祥堂,是一个废旧的村部整修的。是租用的,期限是二十年,环境就在后山脚下,村落之中,名实相符的乡下,距景区和寺院群落不远,路很偏,但很闲静,或可说门无车马吧,也会有各地的朋友闲时来坐坐。可套有“结庐在人境了(笑)”。

  天华峰的石屋,后来那五间石屋不是也也盖起来了么,是我的上院,现在的吉祥禅院,尽管不大,也是一所合法的宗教活动场所,九华山一所普通的寺院,有时候会上去住住的,那是我的根本,天华峰给了我太多东西,大吉祥堂因为在山下,和朋友交流方便,山上、山下,我都还喜欢吧(笑)!

  心境澄明,以笔墨践行禅法

  问:中国传统绘画里,曾经最推崇过哪些画家书家?现在呢?

  答:如果在历史上选择两个,或者是三个吧,让我尊重的艺术家,不算出家人,大文化圈里,一个是王羲之,一个是徐渭,再有就是陶渊明了。

  徐渭,看看他全集,里面包括了他对人生、艺术、及文艺理论、戏曲理论及创作的理解和见识,他是远远超过凡高的中国艺术家,他是对人生或说对个体生命非常真实的一位践行者。非常完整。能做到完整真实就是好,就值得人尊崇。徐渭不仅是泼墨大写意绘画的开山祖师,他的丰富性饱满性远远超过很多人。历史上对他的认识还不够,大多只是知道他是画家书家,他思想的完整性很少有人去关注。

  王与陶大家都很了解就不说了。

  问:禅宗画不重画而重禅,旨在以画寓禅,因画悟禅,因此不太讲究形象的塑造,专意于意境的表达。在这方面,你有什么心得体会?

  答:不是这样。简单地说,禅画是画,画就要有对绘画性的要求,不是不重视画,而是很重视画,禅画与普通绘画的不同是对事物的高度提炼和概括,或说,禅画是一个践行禅的禅者的绘画。当然,禅画的作者不一定是僧人,当艺术家对生命对艺术是真实、尊重的,有这样的态度,在某一特定的因缘下,也能画出来禅画。如同灵光一现,但一位僧人不在状态,一样画不出禅画来,绘画技术和境界状态要达到高度统一才可以创作出好的禅画作品来。

  问:缘觉圣人看见花开花落,就悟道了。一般艺术家的禅画可以这样比么?

  答:是啊,花不常好、月不常圆、人不长寿,都是短暂的,幻化的,“观”来都了无自性可得,他们就是从这因缘所生法中而觉悟的,故称为缘觉。画家也是一样,只要真实的践行着艺术,去圆成这生命实相,画出禅画和缘觉圣人悟道都是相通的。

  问:中国画是线条的艺术。看你的画,尤其是山水画,几乎全是墨块,或浓或淡,或硬或软,看不到传统的线条出现,你是有意识的选择了线条之外的表达途径吗?

  答:我也有线条,也有讲究“勾、皴、擦、点、染”的山水作品啊。只不过这次的“禅者笔墨”展览的作品,你看到的以墨块居多。即使是墨块,也不是没有线性的,是对笔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将点线面全部打碎,溶于墨相、墨性、墨气之中,以墨来含摄笔,笔墨相互含摄,应是墨墨相生,笔笔相承,用古人的话说,一墨得摄山河大地,若有一笔是画非画也!若无一笔是画亦非画也!画耶!非画耶!用笔墨之外的精神,高度的概括和提炼,来表达山水的精神,这时的山水当然不是自然之山水,也不是自然中的江南烟雨了,是人文之山水,是胸中之山水,沉雄、旷逸、简肃、超拔——!——随人之心性所使,山耶!人耶!山川为我耶,我为山川耶!

  禅者笔墨是有所指的,并不是空洞的词,很多人看的很陌生,原因是这类作品较少关注,但这不是我的创新,这确是传统。

  禅画一脉时断时续,晚唐至宋代是禅画艺术的高峰,也是鼎盛时期,玉涧、法常、梁楷、石恪,还有后来的担当等等,但大部分作品现在都藏在日本、美国,只是近几年才被大家关注,为什么在中国没有了?这涉及到董其昌。

  禅宗一脉的艺术品在中国古代非常受尊重,但作为绘画有绘画的独立性,不是说有境界的高僧,拿笔画画写写就是禅画禅字,也有可能某位画家,境界撞上了,画出一张禅画,是技术境界状态都具备了。更多时候有些僧人随便拿笔来写来画,现在也有这样的现象,被“某些弟子”一忽悠,就都是禅画禅书了。可能这类作品有禅意但无画品,更有甚者可能既无禅境也无画品了。

  正因为此,董其昌说,“禅宗笔墨粗俗不足观”。他说的也是实话,但他的影响太大了,打击了一大片,包括了真正的上乘的禅宗艺术品。

  董其昌官至尚书,著有《画禅室随笔》,影响了有清三百年的书画艺术。清代的文人的书法谈则董其昌和赵孟頫。中国画清代有六大家,其中的四王,王时敏排在四王第一位,王是董其昌的弟子亦为外甥,王原祁为王时敏之孙。王鉴、王翚亦为其同乡,另外,八大山人、担当、龚贤等,都受董的影响,他们几乎没有脱离开董的影子。

  董其昌此语一出,等于否定了禅画,当然,这也不是全部原因,和清人的审美取向也有关系。总之,禅画这一脉,很长的的时间淡出了很多人的视线,这次展览(指“禅者笔墨”作品展)也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有一部分作品,很多人不知道如何欣赏,说看不懂。但这是我们自家的传统啊,我们应该整理研究和继承的。还有一部分作品很多人欣赏喜欢,那是对绘画和书法最基本的笔墨要求啊,能体现我精神风格的作品,恰恰是那类很多人说不懂的水墨作品。

  问;你说过在做减法,要将内心清空,腾出地方来。这也是禅宗的根本。问一个不专业的问题,人们将自己的心清空后,该怎么做?是继续空着,还是往里装别的东西?

  答:空其实是一种状态,心里如果装了一大堆事,不就是现在人说的纠结么!《心经》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清空是不让你执着于一些过去未来的事物,回到相应的本源状态,空色是相对的,清空就是回归本源,不要你去纠结。生命意识本来就是流动的,只要纠结便是停滞于某处,便与本源相悖,相悖是烦恼的根源。不是装东西不装东西,空色是不二的呀,有境界便不存在清与不清,空即是色么,色即是空啊,清空是相对说而已。

  问:现在微博红人里,很多法师都受到大家的高度关注,像星云大师、延参法师,粉丝成千上万,你是不是也利用一些现代的传播手段去与世俗交流沟通?

  答:现代的传播工具也是工具啊,微博和东晋士人写的信札没有本质的不同啊,只是便利了,为什么不用呢!我也有微博,也和他人沟通啊,但我粉丝不多,四千多人,我也在很认真的打理,我的话题很有限,不是公知的话题,微博第一条,即开宗明义,“从今天开始,我和大家交流禅和艺术”,谈的问题很窄,说的是我践行的一个方面,其他的一概不谈。粉丝如果有问题,我基本上会互动的。

  问:最后问一个好玩的问题,如果让你一个人上一座孤岛,只能带一本书、一张音乐光碟,你会选择什么样的书和音乐?

  答:如果让我选,肯定什么都不带。(笑)

  如果非带不可,我只带管平湖的古琴碟子,他的音乐非常干净,非常纯粹。比如“白雪”、“欸乃”、“鸥鹭忘机”、“离骚”、“高山”、“小流水”——也就是“石上流泉”,“大流水”被川派加上了很多东西,七十二滚拂等手法等,我不大喜欢。

  书嘛,我就带一本《金刚经》、《法华经》都可以,或者偏向于像《肇论》这样的书。

(采访、整理:胡竹峰祁海群)

(责任编辑:王芳)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3%当前指数:9,141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头条战报】莫迪利亚尼“裸女”再破
  2. 2【头条战报】3件12.5亿元!纽约佳士得
  3. 3【AAC专稿】巫鸿:如何建立一场全
  4. 4【头条战报】大卫·霍克尼两破纪录 蘇
  5. 5中贸圣佳2018迎春四季拍卖会5月16日揭
  6. 6【雅昌专稿】国际公共艺术在中国,如
  7. 7【雅昌讲堂3945期】卢迎华:“失调的
  8. 8【雅昌观察】湖北美院2018毕业展:十
  9. 9【雅昌快讯】拼了!华艺国际拍卖携“
  10. 10心象风景——席新志的油画写生创作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责任编辑:程立雪 010-84599636-852clx@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