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郭西元教授续写中华民族文化振兴的辉煌史观点问题讨论

2013-07-25 15:46:41 来源: 艺术家提供

摘要:筑成我们新的长城——找回中国画自信和自尊 这些年我们很忙,在忙着“中西融合”、忙着“和世界接轨”......可是忙来忙去,回头一看,我们赖以生存的那个“中国”不见了。 中国画这个称谓,是近百余年面对&ld…

推荐关键字

筑成我们新的长城——找回中国画自信和自尊

  这些年我们很忙,在忙着“中西融合”、忙着“和世界接轨”......可是忙来忙去,回头一看,我们赖以生存的那个“中国”不见了。

  中国画这个称谓,是近百余年面对“西画军团”地入侵,绑在我们臂膀上的白布条,以告诉自己的同胞,这块是我们的——叫“中国”,在西画侵入之前,我们只是叫画或绘事,无需冠以“中国”字样,可见这“中国”二字是含糊不得的。

  一、找回中国画自己的评价体系

  中国画本来就有自己的一套完备的评价体系,早在一千六百年前,南朝的谢赫就提出有名的“六法”论,这既是中国画的评价标准,也是研习中国画方法论。宋朝的美术史家认为“六法精论,万古不移”!我们无法想像,要具有怎样的“超能力”,才能那么早就总结出这么高超的理论。“六法”中第一法叫做“气韵生动”,它不像西方人那样去谈“造型”什么的,一下子站在天地之间,谈“气韵”!“气韵”为何物、“气韵”和画画是什么关系?立论之高不能不令世界美术史惊叹!后来中国的先贤们又提出用“逸、神、妙、能”——这“四品”来区分作品的高下,真是高明之至!这些年来,我们“原装”引进了西画标准,什么“造型、色彩、构图、透视......”之类,中国画固有的“六法论”、“逸、神、妙、能”......被我们丢在一边了,这样我们就不能不遗憾地去审视,现今的中国画距离“中国”有多远了!

  目前我们热衷的“展览、评奖”模式,也是“原装”自西方引进的,并不适合(或者不完全适合)中国画的发展。“展览、评奖”对中国画的伤害也是需要认真评估的,比如目前部分中国画作品的“假、大、空”、“细、弱、俗”的趋势,虽然原因诸多,但展览、评奖机制恐怕难辞其咎。

  由于展览趋于正常化、经常化,中国画另外的功能被淡化了,人们几乎不大知道中国画还可以“把玩”。近来有地方在搞“手卷”展,这“手卷”就是适合“把玩”的形式,它并不适宜在大庭广众之中,挂在墙上“展览”,而是适于三五知己在案头慢慢打开,仔细观赏、把玩,(适合把玩的形式还有册页等类)这个“把玩”功能的被淡出,传统中国画中那种“文气、含蓄、脱俗、耐人寻味”等气质,便只能从我们的视野淡出了。再则,中国画的功能(如果一定要说功能的话)甚至还可以“养生”,因为它可以修养身心,让人们把心静下来,在漫天浮躁的今日,这个“静”字是多么的让人渴望。

  二、找回中国画自己的教学和创作研究体系

  中国画本来就有自己的一整套教学体系。既然“六法”在上,教学和研究就离不开“六法”。中国画教学主张临习经典、主张研习书法、主张修炼画外功夫、强调文的修养。(这都是围绕着气韵二字来的)特别文人画家主张要把自己修养成为文人,崇尚“诗、书、画、印”全方位的修为,这四个方面都修养精到的被称为“四绝”,这几乎是对画家的最高赞许!更何况,中国画还要求注重人品的修养,认为“人品不高,下笔无法”等等。毋庸置疑,在现行的西方流水线式的教学体制下,这些主张基本离我们而去。我们不再讲究诗文、不再讲究书法、更不用说篆刻等等,致使目前的中国画坛少有诗、书、画、印“四绝”者。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言来评价目前这没有了诗情、没有了书法和篆刻修养的中国画?

  中国画传统的教学方法,基本上是师徒相授,也不同于西方的工厂式的“流水线”,何况现在这“流水线”上,几乎没有中国画需要的笔法、墨法、诗词、画论,而是什么“三大面、五调子”等等西式的“技术”,这就难怪有人戏称美术学院是“美术技术学院”了。就技法教学而论,传统中国画老师和学生研习的是笔法、墨法、章法,这些都要老师示范的,当年齐白石去中央美院讲学,就是画给学生看,学生们要从老师的用笔用墨中去体悟中国画的要领。就我自身的体会,要不是刘海粟、陈大羽等先生的耳提面命,我恐怕也只能还在中国画以外的五里雾中。

  在这里,我还不能不痛苦地告诉大家,目前中国画教学的现状是,诺大的中国、几十所美术院校,至今还没有一本统一的中国画教材!我们该说点什么好呢?

  三、确立中国画应有的地位

  中国画在中国该应有什么样的地位?这本来不该成问题的,但是事实也不让人乐观。

  我想无论你用什么样的理由,中国画在中国美术界所占的“份额”也不应该少于半壁江山吧?可悲的现状是,中国画只是“国画、油画、版画、水彩、水粉、雕塑、连年宣....”这美术学中几个子门类的一员。我想把中国绘画(我不大赞同“美术”这个外来用语)分成“中国画、西洋画”两大门类总该是正常的,而西洋画当然包括油画、版画、水彩、水粉、雕塑...等等这全部西画门类。那个被殖民了百年的澳门,在举办庆回归画展时,分类者三:一曰中国画;一曰西洋画;一曰书法。诸君,这样分类有问题吗?学校的系科设置也该这样,分为中国画、西洋画两个系科(西洋画系自然包括油画、版画等所有西画门类)这样让中国画和西洋画“平起平坐”,已经显出中国人的“宽容”。我还要预言,若干年后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再增强,随着我们国民的“自我殖民”思想地肃清,中国的学子自然会更多地选择中国画,(而非要学习西洋画不可的,直接去欧洲学就是了,何苦在国内学这些“二手”的?)而来中国学中国画的西洋学子也会逐年增多,西洋画在中国的“份额”必然将渐渐趋于萎缩。

  四、高考科目和基础课设置

  中国画系科高考自然要考书法、经典临摹,还要考古文、诗词、画论等等;而西洋画系科也要考书法和中国画论,道理很简单,在中国没有书法基础、不懂得中国画论,学习西画也难成功。进校后书法和中国画论也应该是整个绘画学科的(包括中国画和西洋画)基础课,用这个基础培养出的西画学子,再研究西洋画的民族化时,可能就不会有现在的尴尬了。

  说到书法,我们丢弃得太不应该了!书法不仅仅是一门技艺,它承载着我们民族文化的诸多“基因”。中国画其中一个理论,就叫做“书画同源”,须知字写不好,画是画不好的。而书法又是我们的“童子功”,要从牙牙学语时练起的。可悲的现实是,我们的书法教学至今还没有正式进入中小学!这一点我们甚至还不如那个声称要“脱亚入欧”的日本,(在日本不单单中小学有书法课,每个年级都有适合该年级的书法教材和刊物)该不该问问我们的同胞,我们到底哪根筋不对?

  目前中国美协仍然每年派遣留学生去外国学习西画,这显然是不妥的。难道我们还嫌用西画改造中国画不够彻底、还嫌引进西洋画的力度还不够吗?

  当前要实现中国崛起的“中国美术梦”,首要任务应该是清理西画“入侵”中国的流毒,梳理中国画的传统,研究和落实继承中国画传统的一切方面,而不是再继续推行西画“改造”中国画的错误!更何况由于我们的不重视,中国画的画史、画理、画法、教材、教案......就连这些年出土的文物,也缺乏认真整理研究;我们的民间美术,许多艺术家已经过世,他们的那些遗产连整理都谈不上......就连我们引以为自豪的那个敦煌,我们自己的研究甚至还不如国外......等等、等等,放着这么多正经事不做,再派人出去学习西画,不能不说是匪夷所思的!目前正有一个《留学到苏联》的展览在巡展,展的是建国初期我们派人去苏联向老大哥取经的史实,有人撰文说这是我们的“中国美术梦”,这提法是大不妥的!如果硬要说那是“梦”的话,那只能是中国人做的“洋梦”,无论如何也不是崛起中的中国人该做的“中国梦”!

  五、文化“输出”该输出纯正的中国画

  这些年我们在做文化输出,中国画走出去是我们的文化战略。而拿什么样的画出去,是不能含糊的。我们拿那些用西画“融合”了的不中不西的东西出去,难道是要向世界展示用西画改造中国画的成绩吗?而拿中国人画的西洋画出去,那就更不符合我们的“文化战略”了,难道我们要展示中国人承继“西方文化传统”的决心和能力吗?!

  外国留学生来中国学习,也该教授他们正宗的中国画。我在香港中文大学讲学时,就遇到几位欧洲学生,他们就指明要我教他们纯粹的不是“改良了的”中国画。当然我们还要引导立志于绘画学科的中国学子们,中国画应该也必须是他们的首选!道理很简单,因为他们是拥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华民族的子民,这应该也必须是他们引以为骄傲的!而传承这个民族的古老文明,是这个民族的子民责无旁贷的义务,更何况这个文明,在世界文明史上,曾经并将继续放射着无与伦比的光辉!而我要他们作为首选的中国画,几乎是这个文明中最璀璨的明珠!说到这里,可能就明白了为什么我要求学习西画的中国学子也要学习书法和中国画论了。

  六、建立中国画的自信和自尊,从清理西方为中心的观念开始

  西方为中心的观念,有点根深蒂固了,美术界结束“油画老大”的历史不过才几年。(如果加上版画、水彩、水粉、雕塑等门类,现在西画在绘画界也仍占绝对优势)用西画的观念看问题,已经成为我们一些同胞的习惯,他们戴着西方的有色眼镜看中国画,觉得“造型不准、没有调子、透视不对......”,有人把山水画的“三远法”归纳为“散点透视”,正如把苏州叫东方的威尼斯一样,这样“走夜路唱小曲”为自己壮胆。时下美术评论界的褒奖用语也是“学贯中西、融中西于一炉”者云,还有更激进者,学着西方现代派的样子要废除架上绘画呢?所以深刻检讨目前中国画的“去中国”化现象,认真查找内在的原因,就显得十分重要了,这前提首先是检讨我们头脑中西方为中心的错误观念,肃而清之!在这个意义上,中国的美术学子“宁愿跳楼也不学中国画”的事件是不可忽视的,如果是个案,学校的心理辅导该如何介入?如果不是个案,我们体制的问题要认真检讨了!“中国”(请注意中国二字)国家办的美术院校的学子,经过“中国”的教授们地教导之后,竟然如此反感自己“国画”,岂非咄咄怪事!这样的事正多,我无法一一列举,需要有良知的同胞一起检讨了。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这是习近平主席十八大报告中的话,是不是我的许多同胞甚至不知道什么才是我们民族的血脉?他们正在把别个民族的血脉拿来当祖宗供奉着,心安理得的努力做那个洋“血脉”的承继人,这难道还不够可怕吗?有着五千年文明的中华民族的子民,起码应该知道什么才是自己民族的血脉,应该知道该向世界讲述自己的故事,更应该知道这个古老民族的故事还非常的精彩!

  写到这里,我耳边响起我们的国歌:“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先烈们在我们的民族处在最低谷时,彼时彼刻,曾经高唱着它,用自己的血肉,抵御入侵者的炮火,保卫我们的疆土!现在,我们的民族处于百余年来最好的时期,我们正在崛起!此时此刻,我倒要问问我的同胞,我们文化的疆土在哪里?我们中国画的疆土又在哪里?我们该怎样在文化的领域、在中国画的领域“筑成我们新的长城”?现在,这不再需要我们的“血肉”,然而,却需要我们的灵魂!

郭西元   癸巳年五月于深圳木石山房

注:(发表于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五日《中国书画报》)

  这道“长城”筑偏了——与郭西元先生商榷

  作者:戴宝善  发布时间: 2013-07-04 14:59:48

  “筑城”论失之偏颇

  画坛屡见“救救国画”之类文章,今年5月15日,《中国书画报》上郭西元先生更发出了“筑成我们新的长城”的呐喊,未免失之偏颇。郭文直指西画的“入侵”使我们赖以生存的“中国”不见了。我却觉得改革开放以来,条条框框少了,书画队伍日益壮大,佳画层出不穷,国画正处在由衰转盛的进程中,虽然也存在一些问题,但不能以偏概全。

  郭文又称:“‘中国画’这一名称是绑在臂上表示向西画投降的白布条。”其实,“中国画”只是区别于西画或他国画的名称而已,岂有他哉!郭文的说法,无异于说一个男人自谓是人,当出现一女人时,他便以为在“人”前面加了“男”便表示向女人屈服,岂不滑稽!

  事实证明,中西融合已为近百年来许多先行者的实践证实是一条可行的道路,留下了可喜的成绩。徐悲鸿、张大千、刘海粟、林风眠、傅抱石等的作品都包涵中西融合因素,给人印象深刻。而力排中西融合的郭君却自述获得刘海粟、陈大羽的耳提面命才知道什么是中国画,岂不很富有戏剧性。

  建立理想的中国画评价体系并非易事

  郭文以为中国画本有一套完备的评价体系,论“六法”,讲“四品”。但量画终究不是量布,一把标尺,一量便知。画是艺术品,讲究百花齐放、流派纷呈,岂是一把标尺可以量出的呢?比如“四品”这把尺,极易变成人即是尺,尺即是人,而人的品德、观念、学识、阅历千差万别,对画的评价的准确性就很值得推敲了。权威、专家、名家来评价,似乎比较可信,但谁是权威?高官衔、高职称便是权威吗?炒出来的专家、名家行吗?而且评画权一旦落在少数人手中,难免产生腐败,比不评还坏。所以,古时也有人不大主张评画。

  在当今市场经济中,评画权掌握在拍卖行和幕后资本操纵者手里,拍卖行起了非常恶劣的作用。他们以个别画为筹码,反复炒作拍出天价,攫取暴利。甚至用假拍卖来哄抬价格。高价画、天价画便成为好画和最好的画。没有炒作能力的画家的作品即使画得再好,也乏人问津,画国画成为残酷的事业。市场怪现象强大地左右着画的评价,这和“西画入侵”并无关系,恐怕未在郭君体察之内吧!

  欲求正确评价国画还需国画消费正常化,而国画消费的异化几近病入膏肓。购画不是为了欣赏,只是为了保值增值,因此买画只问名头,不问画的优劣,哪里还谈得上正确评价!

  中西融合自有客观的合理性

  我主张中西融合,同时主张西为中用。中国画必须继承传统,抛弃传统不成体统;书画同源,写不好中国字就谈不上画好中国画;中国画笔墨之美是没有任何其他方法可以取代的。这些都是我的信条。但当今书法条件,远异于古代以书文取士的环境,目前书法队伍虽有所扩大,佳作频现,但要赶上历史上的书法大家根本不可能。正宗的国画、纯正的国画,固然可以提倡,但就书法笔墨而言,较古画恐终将逊色。失去了文化条件,所以我主张中西融合,西为中用。中西融合,没有现成的配方,可以因画而异。这好比攀之不尽的山、流之不尽的河,空间很大,何患之有?郭文对涉及造型、透视、光线、色彩等非常反感,视为西画之毒,然而国画不是也讲师法自然吗?而自然景物确实有这些物理现象,即使未学西画,观察自然细致入微而取之入画,又将如何呢?这方面的知识国画著作比较粗略,而西画理论比较精详,仅因来自西方便一概视为异端,未免欠理性了。对中国画家来说,学一点上述知识还是有益无害的。

  对国画西画都应抱正确态度

  把西画视为洪水猛兽、入侵之敌,郭文有失偏颇了。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话,只怕国画也将难以走出国门。应该说西画有西画的长处,精确的造型,鲜艳的色彩,合理的透视等等,自有其吸引力,不能说和客观景物非常相似、栩栩如生,就必然没有神韵。如果因为来自西方便一概排斥,那还有什么开放和互利共赢呢?

  我们对国画应当自信自尊,不妄自菲薄。郭文苛求国画与西画平起平坐,争得50%的地位,国画在国内理应占主导地位,占70%到80%也不算高。但地位高并不等于一切。居高临下,目空一切,唯我独尊是霸道,并不是自信自尊;谦虚谨慎、戒骄戒躁、虚心学习、取长补短,坚信中国画具有源远流长的悠久历史,具有深厚的文化积淀,总体水平不会在其他画种之下,这才是真正自信自尊。在其他国家的其他画种面前,我们对中国画应抱有接受被客观评判的态度,只有这样才不失泱泱大国的风度。

  郭文的要害在于反对中西融合,值得争议之处极多。中西融合,他通不过,但是历史和群众早通过了。真理愈辩愈明,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旗帜下,让中国画艺术乘风破浪地前进吧!

(本文来源:中国书画报二零一三年第050期)

(新闻来源:艺术家提供)

 “新的长城”筑得好——与戴宝善先生商榷

  作者:于万元  发布时间: 2013-07-18 10:07:34

  读了6月29日《中国书画报》刊发的戴宝善先生《这道‘长城’筑偏了》一文(以下简称戴文),觉得好像条条是道,句句有理,

  其实并非如此。

  中西融合非出路

  戴文说:“事实证明,中西融合已为近百年来许多先行者的实践证明是一条可行的道路,留下了可喜的成绩。”

  事实恰恰相反。林风眠,刘海粟,他们具坚实的西画基础,长期研究中国画,但他们的作品属不属中国画还可以商榷。徐悲鸿虽然主张用西画改良中国画,但他反对“中西合瓦”。张大千到死都不承认他的画融合了西画元素,傅抱石就更不是走中西融合之路的画家了。

  中国画,尤其是文人画,是传承中华民族血脉的根本,历经朝代更迭都不曾断送,难道不值得我们去发扬光大吗?非得走“中西融合”才有出路吗?

  黄胄说:“金冬心是书法家,会写诗,他的造型能力很差,竹子画得像鸡毛掸子,但越看越有味。”中国画早在素描输入之前,就形成了自己的特色。近代的任伯年、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等著名画家都没有学过素描,而是靠临习前人的经典作品逐渐形成个人风格的。现在有些美院学生的中国画反不如民间自学者的“地道”,不能不引起深刻反思。

  国画批评自有道

  戴文说:“量画不是量布,一把标尺,一量便知。……比如‘四品’这把尺,极易变成人即是尺,尺即是人,而人的品德、观念、学识、阅历千差万别,对画的评价的准确性就很值得推敲了。”

  戴先生把“逸品、神品、妙品、能品”理解为衡量中国画的尺度是无可非议的,问题是他曲解了郭西元先生提出的“找回中国画自己的评价体系”。现在,各种书画展览泛滥,评画品画成了家常便饭,不评不品是不可能的。关键是评中国画也用西画术语、西画标准、西画模式,比如“视觉冲击”“色彩构成”“张力”等等,把中国画引到西画的框框里去了。

  2003年中国美术金彩奖评奖掀起轩然大波,无独有偶,在大连举办的第二届全国中国画展中,一幅画在木板上的类似油画的《生旦净丑》获金奖,《寻梦》获铜奖。这些远远疏离中国画本体的作品屡屡获中国画大奖,难道不是评审标准出了问题?

  这些事过去十年了,目前的形势并没有什么大的改变。某美协官员评价国画作品时还在用“突显张力”的评语。所以,郭文提出“找回中国画自己的评价体系”我是十分赞同的。

  “原味”同样出佳作

  戴文说:“中西融合自有客观合理性。”持这种观点的大有人在。这些人之所以持这种观点,是因为他们不懂得艺术的特点才是艺术的生命,不发挥自己特点就会丧失自己的生命。

  在这里不妨引用潘天寿先生在《中国传统绘画的风格特点》一文中的论述:

  倘若将西方绘画的明暗技法运用到中国绘画上,势必会掩盖中国绘画特有的线条美,就会失去灵活明确概括的传统风格而变为西方的风格。倘若采取线条与明暗兼而用之的办法,则会变成中西折中的形式,就会减弱民族风格的独特性与鲜明性。

  中国画最鲜明的特点就是以书入画的线条美,是“笔所未到气已吞”的艺术境界。这种独特的民族风格怎么能“融合”呢?

  至于“师法自然”,中国画与西画是截然不同的。中国画强调主观的“似像非像”“物我两忘”,以此反映自然。西画则是客观地照相式地反映自然。西方传教士郎世宁画的景物正因为太像,又缺少书法形式的线条美,少了很多耐人寻味的东西。

  戴先生说,一味继承恐怕难以超越古人。但事在人为,当代的孙其峰、霍春阳就是从传统中走出来并卓有成就的画家。

  实际上中国画极易彰显个性。画品即人品,古人有古人的品位,今人有今人的品位,只要找到与众不同的那个我,便成功了一半。湖南芙蓉画院院长刘铁臂独创“阴阳染”,他的人物画与古人的人物画比并不逊色,在某些方面甚至超越了古人。

  民族特点不能丢

  戴文说:“对国画西画都应抱正确态度。”乍一看这句话合情合理,一读下文,还是曲解了郭文之意。

  “以西方为中心的观念,有点根深蒂固了……用西画的观念看问题,已经成为我们一些同胞的习惯,他们戴着西方的有色眼镜看中国画,觉得‘造型不准、没有调子、透视不对……’有人把山水画的‘三远法’归纳为‘散点透视’。”这是郭先生的原话,并没有“把西画视为洪水猛兽、入侵之敌”,而是指出目前中国画坛去中国化现象,清除全盘西化的错误观念,这有什么不对呢?

  越是民族的才越是世界的,中国画之所以能成为世界民族艺术之林的璀璨明珠,正是因为其鲜明的民族风格和独一无二的“遗传基因”。作为炎黄子孙,学习绘画的学子更应该感到骄傲和自豪,更有责任向世界传播。而不是把别个民族的血液注入自己的血脉,心甘情愿地做个中不中西不西的混血儿。

  中国画坛西化现象很值得警惕,很值得研究,此时,“新的长城”筑得正好。让我们一起用中华民族的血脉、对中国画艺术的虔诚,调成绵韧的灰浆,砌上亿万颗热爱祖国的心!

  http://www.shb-china.com/epaper/index.php?r_id=475&p_id=5160&d_id=23328(新闻来源:《中国书画报》)

续写中华民族文化振兴的辉煌史——答和我商榷的两篇文章

  作者:郭西元  发布时间: 2013-07-22 15:06:25

  我的《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一文发表后,中国书画报连续发表了两篇反驳我的署名文章,今作如下答复:

  6月26日的反驳文章叫做《缘何要筑‘自闭的长城’》(下称‘缘’文),细读全文,感到既无理据又逻辑混乱,比如:

  我的文章中提出“找回中国画自己的评价标准”,“缘”文不在这个命题上和我论辩,而是问我“中国画传统的评价体系,就真的没有弊端吗”云云;关于中国画的教学创作研究、中国画应有的地位等问题地反驳也大致如此,在这里我只好要求反驳者,必须在对方的命题上拿出自己的理据,表明自己的观点,不如此无法辩论下去。

  “缘”文结尾时说“长城是需要的,但是绝不是一个‘自闭的’长城”。我希望该文的作者除了再认真读一遍我的文章外,最好能认真唱一遍我们的《国歌》,当你唱到“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时,你知道歌词为什么是“把我们的血肉”而不是把“砖瓦石块”去筑长城吗?你知道为什么是筑成我们“新的”长城,那旧的长城又怎么了吗?回答完这些问题后,你还会觉得我们是在“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以“自闭”吗?!

  署名戴宝善的文章《这道‘长城’筑偏了》(中国书画报第50期,下称‘偏’文),同样没有就我提出的问题展开讨论,而通篇文章逻辑的错乱(请注意我这里用了“错乱”一词)到了令人震惊的程度。比如:

  “偏”文这样引用我的话:“‘中国画’这一名称是绑在臂上表示向西画投降的白布条”。这是我的话吗?我的原文是“‘中国画’这个称谓,是近百年来面对‘西画军团’入侵,我们绑在自己臂膀上的白布条”,(见中国书画报5月15日第一版我的“筑长城”文)这里“这个称谓”被引成“这一名称”;“是近百年来面对‘西画军团’的入侵,我们”十六字被删去;“绑在自己臂膀上的”被引为“绑在臂上”;“表示向西画投降”七个字是无中生有硬杜撰上的!

  呜呼,面对这样一个不懂规矩地“挑战者”,我真正有点哭笑不得了!“偏”文接下来还有一段“精彩十分”的批评我“投降”的文字(到底是谁投降,只有看官自己去‘品’了),竟然还好意思引申出什么男人、女人的调侃,并讥讽我“岂不滑稽!”(“偏”文语),这位挑战者自己左手打右手,竟然舒服得像打在打别人身上一般,真正“岂不滑稽!”了。至于批评我“投降”,如果我不往“诬陷”的坏处想,或者是对我文中“白布条”三字的错误解读,见到绑“白布条”就以为是“投降”,如果被我说中,这位知识贫乏得真够可以的!在战场上见到在杆子上绑一白布举着,那才是投降;而白布条绑在自己的臂膀上则是标记。我很担心,如果在战场上见到臂膀上绑着白布条的敌人,阁下就高兴地站起来欢呼胜利,那绑着白布条的臂膀下射一排子弹过来,阁下的小命可就呜呼哀哉了。

  “偏”文接下来的论证更让人坠五里雾中,比如:有小标题曰“建立理想的中国画评价体系并非易事”,且慢,咱们辩论什么来着?咱们辩论的是该不该“找回”(我文中是‘找回而不是他说的‘建立’,‘找回’和‘建立’有所不同,这里暂不细论)中国画自己的评价体系,不是讨论容易与否?正确的即使不易,也要去做,因为它正确;错误的即使容易,也不能做,因为它错误。

  “偏”文在下面有“中西融合自有客观的合理性”一节,竟然把西画和自然景物混为一谈,问我“国画不是也讲师法自然吗?而自然景物确实有这些物理现象......”云云,逻辑混乱若斯,“西画”竟成了“自然”、“自然景物”、“物理现象”的代名词,我真佩服戴先生竟有这样的讨论章法!

  接下来一段更让人啼笑皆非,“偏”文教训我“不妄自菲薄”,讥笑我“苛求国画与西画平起平坐”,并说“国画在国内理应占主导地位,占70%到80%也不算高。”我不知道这“70%、80%”是怎么个计算得来,我还是建议先生再读一遍我的文章,我文中说国画不应该是“国画、油画、版画......”这诸多绘画门类中的一个子门类,而是建议把油画、版画等诸多西画门类放在“西洋画”这个大门类中,这样中国画和西洋画“平起平坐”!戴先生大概不会看不懂我这段话的意思、更不会不知道中国画坛的现状吧,不然怎么好意思反讥我“妄自菲薄”!

  “偏”文的结尾显得很自信,说“中西融合,他通不过,但是历史和群众早通过了。”啊呀,这可如何是好?先生把我放在历史和群众的对立面,就差一顶倒行逆施的帽子了。一想可也奇怪,既然历史和群众都通过了,你还在这里和我啰嗦什么!问题恐怕没有那么简单,事实是,这近百来年的“历史”,我们正在反思,今后的“历史”又靠我们去写!而象我这样的“群众”,正在通过讨论让阁下你这样的“群众”提高些自信、厘清点糊涂概念,才好续写我们中华民族文化振兴的辉煌。

  文章写完,不胜唏嘘。这两篇批评我的文章,暴露出的浮躁之气是令人震惊的,正确与否还在其次。我想,在和别人辩论之前,怎么也要先仔细读一读别人的文章;自己的反驳文章写就,怎么也要再读一遍,改正了如上这样的低级错误后再发出。当然,如果能想明白自己的观点,如果能再深想一想这观点是不是正确,那就更好了。

  我期待着有理有据的论辩,因为“找回中国画的自信和自尊”——是关乎中国画如何发展的大话题。

(责任编辑:李积英)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5%当前指数:9,249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雅昌快讯】奉献与传承:贵州民族大
  2. 2【雅昌快讯】“敏行与迪哲:宋元书画
  3. 3【雅昌快讯】艺术中的数理逻辑 “花托
  4. 4北京诚轩2016秋拍——龙银瑰宝“浙江
  5. 5“丝路画意”亦师亦友第六届海上画家
  6. 6印谱:渐入佳境的文化收藏
  7. 7【雅昌快讯】“行色”尼瓦尔唐卡艺术
  8. 8【海外】波兰摄影师斩获纪实摄影至高
  9. 9安徽省文房四宝协会第二届理事会在合
  10. 10【雅昌快讯】第二届江苏艺博会进入倒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责任编辑:程立雪 010-84599636-852clx@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