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对话:顺生于自然属性——陈文骥与冯博一

2013-09-09 11:35:57 来源: 艺术家提供

摘要:时间:2012年3月10日下午 地点:燕郊陈文骥工作室 冯:对当代文化境遇,以及在这种处境中艺术家个人创作态度和立场,或许将导致对以往艺术观念与形式在方法上的改变。作为一位成熟的艺术家,你现在是如何看待艺术的创作?或者说,你对艺术的态度、立场是什么? 陈:对于我个人来说,如果回到三十年前,二十多岁的…

推荐关键字

  时间:2012年3月10日下午

  地点:燕郊陈文骥工作室

  冯:对当代文化境遇,以及在这种处境中艺术家个人创作态度和立场,或许将导致对以往艺术观念与形式在方法上的改变。作为一位成熟的艺术家,你现在是如何看待艺术的创作?或者说,你对艺术的态度、立场是什么?

  陈:对于我个人来说,如果回到三十年前,二十多岁的时候,我肯定会想突破、改变、争取些什么。这和人的年龄、地位,或者思考方式有着直接的关系。所以,年青时期的我和现在是对立的。目前,我所思考的只是想在我所拥有的绘画和艺术表达方式这个领域里,能使自己得到一个完整的自我。所谓完整的自我,不只是我在艺术领域完成自己,同时要以这种艺术方式,来完成个人的生物状态。因为到了这个年龄,好像也悟到些什么。有些事情你会感到很无奈,你不可能再去超越自我,感觉好像你在个人的意识上,只有保持,而不是再去突破。

  冯:你的这种认知和自我的判断,与你现在的艺术创作之间有什么关系?因为我觉得个人的状态和艺术创作的状态,包括语言方式、风格样式,应该是具有一致性的。

  陈:是一致的。因为这几年我围绕着这些方式在做,我自己感觉很明显在远离一个中心的思考,好像不愿意介入某一种领域的干扰。就是说我有意回避大家比较关注的方面,想寻找一个完全符合自我的,并乐意去做的,做起来也有把握的一种方式。这种结果,都是根据这种意识来要求的。所以我不是想扩大,而是想把范围缩小,尽可能在有限的条件和能力下,我能办得到的一个结果。

  冯:是否可以说你年轻的时候是一个向外的趋向,而现在更多的则是一个内敛的收缩?

  陈:对!以前是加法,现在是减法。所以感觉现在作为个人的一种生存意识,是一种往里禁锢的、局限性的、缩小的。当你意识到这个年龄阶段,和早年比较,从思考方式、态度,或者说从普通意义上的收获是完全不一样的。

  冯:在我看来,你早期的创作是比较直接面对现实的,现在逐渐返还于个人的内心体验。那么,你现在如何看待艺术与现实之间的关系?

  陈:现在,我不太愿意去考虑我跟社会现实的关系,而更重视个人一种状态上的思考。我好像没有把对社会这个部分和我自己的行为作一个连接点。我考虑的是我本源上的行为反应,我希望是一种生物化的反应。

  冯:也就是说,更符合个人生存的自然属性。是否有些宿命了?

  陈:可能是这样。作为艺术家,我的艺术创作和思考,自然会把我的文化态度、社会因素考虑进去了。同时,也与其他领域的人在行为、思考方式上产生一些距离。在这个距离里,我希望我把个人更动物化一点,因为人本质上就是动物。当然,这种自然属性的思考,人可能思考的更到位,更具体。作为我这种表达方式的人,我很希望还原到初始化的本质状态。所以,你可能会很自然的进入了一个层面里面,这是你的自然归宿。这东西没有什么必须去强迫、去安排的。我的结果都是生理暗示,并不是说我需要让自己有一个设定,但是我要明白,要认识到自己在生理状态上更适合用什么方式来完成自己,而不是要从社会现实形态来考虑。我感觉人之间的差异,到我们这个年龄啊,就认定下来了。我甘愿作为一个蚂蚁,去勤勉去完成自己,人这种心态就到了终极了。当你到了生命终极的时候,面对死亡的时候,就会认可它。在电影《杀戮名单》中有这样一个镜头,一个被暗杀的神父,面对枪口突然露出了一丝笑容。杀手始终不明白神父临死之前的微笑,这就是凶手和神父之间的境界,对待死亡、对待人生的不同理解。

  冯:过于“入世”,容易沉湎于现实而迷失自我,倒是以个人经验为出发的“出世”,忠实于自我的人,可以找到本我的存在。这让我想起了张中行老先生写的《顺生论》一书。

  陈:因为像张中行这个人所处的社会位置,这种思考也会多一点。我到了五十岁以后,感觉好像也是不可改变的。反而发现自己有一种愉悦,我可以变得很单纯,我可以很少去顾虑什么,使我在有限的领域里面,可以少做很多事情,但可以把一件事情做得很彻底。

  冯:我觉得任何艺术创作都可以说是某种实验,但可以区别两种基本的实验方式。一种是某一艺术传统内部的实验,一种是传统之外的实验。传统内部的实验是对这个传统,如绘画自身语言和风格的不断提升、丰富和深入化;传统外部的实验则注重的是对现存艺术系统的重新定义,所希望达到的是传统画种、表达方式、审美趣味之间的相互打破,包括对所谓艺术的重新定义。所以它不仅仅是对某一画种审美或语言的完美化,而是带有某种革命性的东西。你如何认识这两种实验性?

  陈:我只是对有些未知的东西抱有诉求,对自己同样也是不断关注会有什么可能性,是不是还有一种可能产生让我意外的结果。在这个层面我会找到一些方式。也就是说,我只是拥有了一些表达方式,绘画是帮我完成了自我。而完成自我的同时,我在寻找一些我曾经未知的一些可能的东西。也许我突然发现有可以让自己改变的,我会尝试着让自己努力地去调整。至于结果能否让自己满意,就考虑的比较少。所以这里面也带着些想突破、冒险的心理意识,是出于人本能的好奇心,一种未知的诱惑吧。作为一个艺术家,他其实是把自己这个人,并不是说一定要把自己归到哪个类别上去。我是希望能够更本能些,提供一些可值得珍惜、研究的文本,而不要进入任何意识形态的归类。我对未知性特别敏感,特别喜欢参与其中,想从中获得些什么,又不知道结果,这就变得很有意思了。其实,我做事情逻辑性是很混乱的,这个混乱里面让我去寻找新的设定。我喜欢设定,但在过程中又喜欢打破。我现在很重视这种本能式的、生理化的反应。我希望思想性,意识形态化的东西能在我的创作中少一点。

  冯:你近年的创作比较强调物的形态结构与色彩协调的美感,你如何认知物与人之间的关系?

  陈:人与物的关系是,人造了很多物,这些物其实是跟人有关系的。它的形状、美感与人是协调的,我们视觉上接受了,其实也在生理上接受了。人创造的物就是完成人形态表达的一个结果。人一定要和周围这些东西联系起来考虑,这是一种共存观。把这两种事物结合起来思考的话,人在这里面的地位不一定说高多少,不是控制性的,只是说可以更好地配合。人始终自我感到得意的是自己在思维上可以超越其他物,在这超越过程中主要说我和它协调,我用我的智慧和它协调,从而获得一种美感。我在创作中,尽量抽离它的实用性、功能性,然后再看它在这个形态过程中有一种生理状态上的收获。同时,还是用一种不确定的方式,模糊的追寻。前方有个模糊的东西,我被它吸引,我要让它由模糊变成清晰,但走到头我发现并不清晰,因为产生了另外一个模糊。一个模糊套另外一个模糊,我努力去追寻,然后就永远没完没了的了。这就体现了一个人的本质,这个本质就是喜欢这么做。如果换一个人,他也许就不会这么做,他首先要将这个事情清晰化,清晰了他才会踏出这一步。对于我这些清晰的东西不会有什么吸引力,但是我会为了某个目的,设定一个很清晰的路线图,但是这个路线图是完全备用的。在过程中这个路线图最终要彻底被打破,这是个人的行为方式,在控制的过程中,我有快感。所以每次我完成一个展览,都有逃过一劫的感觉,因为我心中不是很有数。其实,我是一个心中没有数的人,完全是非理性的表达。

  冯:但在作品里,我却感到你是一个很理性、严谨,甚至苛刻的艺术家。

  陈:理性成分里面其实饱含了很多侧面,很多感性的侧面掺杂在一起,同样感性的成分里面也包涵了很多理性的成分。我感觉人不可能是特别单一的,都有微小的差异,绝对化是不太可能的。这里面有一个灰色地带,很多人处在这两个类型中间的模糊地带。实际这个灰色地带的人起到了平衡作用,他是存在的。

  冯:这是否意味着你甘愿“边缘化”,或与所谓的前卫艺术渐行渐远?

  陈:当你只有意识到这东西存在的时候,你才知道自身还有多少缝隙。我只是希望自己不是空旷的,也希望周围不是很拥挤的,而我在这个最拥挤的范围里,有限的那些小的缝隙中,同样能生存的特别自由。它其实跟当代艺术表达的态度好像稍微有一点点抗衡,或者是有意回避。它作为一个新的态度,在中国艺术的表达意识里,我感觉和西方有区别。我们更多的是记住了一些形式,在完成自我,好像是一种宗教式的态度在做这个艺术,由一种形式来完成自己一种行为反应。这个心态和状态上也运用的特别多,这和艺术表达好像有些不太一样。

  冯:艺术家的表达方式肯定对他个人有意义,否则他就不会去这么做。但是对其个人有意义、有价值的创作,如果说放在一个更大的背景当中是不是有意义、有价值?

  陈:人与人之间是有区别的,我们不能让每一个人都在一个价值范畴之内去完成。他存在自然有他的可行性、合理性。其区别就在于有些人仅仅是在一个动物层面的存在范畴,就像人存在,蚂蚁也存在,但不是说蚂蚁必须要按照人的方式去生存,这就是自然生态的共存的合理性。我们不能因为蚂蚁跟人有区别,就不承认它的存在,甚至说你在研究人的过程中把它抛离。人之间有这种差异,艺术家之间也是有这个差异,我们现在不能把一切都归纳到人的普泛方式上去完成。作为艺术家不管他寻求哪种方式,对他个人来说都有他的理由。对于一个社会学家,他要敏感的意识到其存在的合理性,去研究它。而艺术家的存在就是说去怎么样接触这种方式,去完成自己。更多的思考,应该是由另外一个层面去完成的。对艺术家来说,他是不是在现阶段自我做的很彻底,是否感到充实,这点很重要。所以一个艺术家被赞赏,或是被认可、被批评、被抛弃,他已经有一种可讨论的价值,他已经达到他的作用了。艺术家他所承担的东西,需要他自己发现一些能把握住的东西。

(责任编辑:于伟玲)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3%当前指数:9,141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大秦岭·中国脊梁》百米画卷 5月27
  2. 2【头条战报】3件12.5亿元!纽约佳士得
  3. 3【头条战报】莫迪利亚尼“裸女”再破
  4. 4【头条战报】大卫·霍克尼两破纪录 蘇
  5. 5【AAC专稿】巫鸿:如何建立一场全
  6. 6【雅昌专稿】重磅!徐悲鸿《愚公移山
  7. 7【馆长说】龚良:多样性发展,把南京
  8. 8中贸圣佳2018迎春四季拍卖会5月16日揭
  9. 9【雅昌专稿】第十二届AAC艺术中国
  10. 10【雅昌观察】湖北美院2018毕业展:十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责任编辑:程立雪 010-84599636-852clx@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