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个人信息

庸堂

加关注
艺术家手机官网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访问
艺术家手机官网

作品润格:4,000 元/平尺

性    别:

擅    长:书法

任职机构:雅昌文化集团;出版总编辑

头    衔: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北京书法家协会会员;

注册时间:2015-03-31

今日访问:2

总访问量:24925

个人简介

张鹏,别署庸堂,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书法专业,学书以帖派风格为主,并参汉魏碑刻,对二王、米芾等书法用功尤多。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新闻出版传媒委员会委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北京书法 ...详细

热门展示|热门推介

庸堂首页> 资讯>秀劲翩翩《曹全碑》

秀劲翩翩《曹全碑》

2016-06-08 19:50:47来源: 《最初拓曹全碑》辽宁人民出版社作者: 庸堂

秀劲翩翩《曹全碑》

庸 堂

隶书肇始于秦而兴盛于汉,尤以东汉时期为顶峰,其风格迥异,如万花飞舞,绚丽难名。启功先生云:“礼器方严体势坚,史晨端劲有余妍。不祧汉隶宗风在,鸟翼双飞未可偏。”其实,汉隶书法艺术风格远不止此,乐于将其分类的“好事者”古而有之,一如朱彝尊在《西岳华山庙碑跋》、王澍在《虚舟题跋》、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就多有提及。近代日本学者亦有分类,如松井如流的《隶书历史》、真田但马的《中国书道史》以及石桥犀水的《中国书道史序说》都详厘其列。最能且有影响者侯公镜昶先生,其《书学论集》将分书(汉以后隶书又称八分书或分书)流派列为十四种,《曹全碑》位列第七而领衔,名曰“秀劲派”,秀劲者秀美有力。以此风格评价《曹全碑》,然也!

《曹全碑》全称《汉郃阳令曹全碑》或《汉郃阳令曹景完碑》,又名《曹景完碑》。是碑立于东汉灵帝中平二年(一八五年)十月,碑高二百五十三厘米,宽一百二十三厘米。此碑无额,碑阳二十行,每行四十五字;碑阴五列,上列一行,二列二十六行,三列五行,四列十七行,五列四行。明万历初年在陕西郃阳县莘里村出土,现收藏于西安碑林博物馆。其与《礼器碑》、《史晨碑》、《张迁碑》并称四大汉碑,在中国书法史上享有盛誉。

汉隶遗刻歌功颂德,怀古阐幽,传世者众,但多有残碑断碣,蚀崖荒笔,虽有古趣之貌,摹之却缘山求鱼,惟恍惟惚。恰如元白先生云:“莫如孔林碑石。历世毡捶,有渐平而无据损焉。”“缅诸书丹未刻时,顿生天际真人之想!”《曹全碑》虽出秦中,但书佳工丽,自东汉中平二年始立至明季万历出土,一千三百余年间保存完好,初拓美善字字珠玑,书家鉴者拜观争藏。明赵涵《石墨镌华》云:“碑文隶书遒古不减《卒史》、《韩敕》等碑,且完好,无一字缺坏,真可宝也。”郭宗昌《金石史》云:“此方出最初拓也,止一“因”字半阙,其余锋铓銛利,不损丝发。因见汉人不独攻玉之妙,浑然天成,琢字亦毫无刀痕。”清朱履贞《书学捷要》云:“惟《曹全碑》,明季始出土,于汉碑中最为完好,而未断者尤佳。迩来击拓既久,字迹模糊,时人重加刻画,惟碑阴五十馀行,拓本既少,笔意俱存。虽当时记名、记数之书,不及碑文之整饬,而萧散自适,别具风格,非后人所能仿佛于万一。此盖汉人真面目,壁坼、屋漏,尽在是矣。” 孙退谷《庚子消夏记》卷五:“《曹全完碑》万历间始出郃阳土中,惟一“因”半缺,余俱完好。且字法遒秀,逸致翩翩,与《礼器碑》前后辉映,汉石中之至宝也。”万经《分隶偶存》称:“书法秀美飞动,不束缚,不驰骤,洵神品也。”

郭宗昌和孙退谷皆言《曹全碑》初拓“因”字半缺,实二位所见非初拓本也。据明张铨跋《明拓未断本汉郃阳令曹全碑》一册云:“此汉碑也,得之憲长李翼轩公。公曾督学秦中,见丰草间倒卧此碑,因磨洗出之。偶谭古刻,遂攜以惠我。吾闻秦晋屢经地震,墨迹多碎裂不存,独此碑尚在,且字迹完美,得非山川之效灵乎。”可知《曹全碑》出土时,碑石文字仍保存完好,字口清晰,遂磨洗初拓二十余纸。后移置郃阳城内县学时,不慎首行末“因”字右半边损毁,故“因”字未损本称“城外本”,亦称初拓本,移置城内县学后所拓称“城内本”亦称“未断本”。未断本不易得,但相对“因”字未损本来说则易见。此时碑虽未断,但已有细的裂纹。据王壮弘《崇善楼笔记》:“细审未断本之十九行‘吏’、十八行‘临’、十七行‘史’、十六行‘听’、十五行‘士’、十四行‘节’,隐约有细断文可寻。自十三行以上则无迹可寻矣。”未几,飓风侵袭,折树压碑,自细纹处断裂为二,自首行“商”字至第十九行“吏”字损坏十余字。故《曹全碑》未断前的拓本有“因”字未损之城外本和“因”字已损之未断本,是碑断裂后的称“断后本”。断后本和未断本之间还有一本,即断后初拓本,其特征是:十一行“咸曰君哉”之“曰”字未损为“白”字形,九行“悉以簿官”之“悉”字左下心画不损,十八行“临”字右下二“口”完整,“贡王庭”之“王”字完好。

《曹全碑》“因”字不损本,近百年所知有记录者共五本:张彦生《善本碑帖录》载:“初出土拓本传世特少,只见上海图书馆(上海博物馆)藏一本,首行末因字完好,拓工纸墨绝精,旧装完整,为苏州顾子山旧藏。又李芝陔旧藏翁方纲在因字旁题小字云,此本因字不损,后归赵尔巽家,今佚。又杨守敬跋端方本云:同治乙丑于京师富华阁见此碑,首行因字尚可见,为沈韵初所藏,另未闻有因字本,现存只上海图书馆(上海博物馆)藏本。”王壮弘《崇善楼笔记》载:“城外本曾见三本:一、为长洲顾氏过云楼本(曾归川沙沈韵初灵寿花馆)。二、沈雪庐(沈塘)旧藏本。三、陆恢旧藏本。陆本曩在其后人陆伯翔处见之,今俱不知所在。其他尚闻彭二林藏有一本。天津李芝陔藏有一本,翁方纲跋赵氏藏本,皆未见。”据上述记载可知,《曹全碑》“因”字未损本,现存世仅两本:一为顾子山藏本,现藏于上海博物馆,内略有残损;一为沈雪庐藏本,现藏于日本大阪汉和堂。其余下落不明。

此次精印出版的沈雪庐本《曹全碑》,由湖南茶陵谭瓶斋先生题签,名曰“最初拓曹全碑”,小字落款“因字未泐本,榖荪吾兄祕笈,泽闿署”。昔金石学家尝称此为沈雪庐本,现为汉和堂本。是本曾归苏州沈雪庐,后为乌程蒋祖诒收藏,钤“蒋榖荪金石缘”“碑英阁”“伯殳珍秘”“清静瑜伽馆”“汉和堂所藏金石文字”等鉴藏印。后有赵宽、吴昌硕作跋。樱木面板,磁青纸镶裱蝴蝶装册页,纸白版新,品相极好。沈雪庐,名塘,字莲舫,世居江苏吴江,幼即好画,后从陆恢游。为吴大澂、张之洞所器重。后移家苏州,四方求画者不绝于门,亦善篆刻。赵宽,字君闳,号止扉、传侯。光绪三十二年(一八九三)诸生,后任江西巡抚李兴锐、两江总督端方幕僚。赵宽早年即博览其父赵烈文(曾国藩机要幕僚,藏书家,著有《天放楼集》)藏书,并致力于金石文字研究。晚年益潜心考订之学,家藏金石碑版几乎都有他的题识。有《小脉望馆书目》存世。止扉辛亥(一九一一)春月于雪庐先生处获观此拓,大为赞叹,跋之如下:

“此碑旧拓只须乾字未通,鉴家即诧为枕祕,至因字不阙者,则始终未获寓目,今乃于雪庐先生许获观,真翠墨中希有鸟也。辛亥春杪止扉氏宽敬识。”

同年十月,大聋吴昌硕先生于滬上亦得见此本,言曰至宝,挥毫作跋间还跟雪庐逗起闷子,同时还不忘“鄙视”一下覃老,亦可见昌硕先生之可爱。跋曰:

“曹景完碑明时出土,覃溪老人谓出土时即有裂痕,是本无之且首行因字完好,乾字未通,的是初出土时氊蠟,可称至宝。然则裂纹所无者,覃老眼中尚未见及,雪庐弗为有力者,攫去可也。辛亥十有二月同客海上,大聋。”

此本气息古雅,字迹亦多氤氲,朦胧处可见初拓风神,令人玩之不尽,味之无穷。究其原因,似石碑初出土时,磨洗不净所拓,字口尚余沁土,故首行“国”字,二行“迁”字,以及三行中与二行“迁”字位置并列的“长”字均能看出,由于字口内沁土吸墨而致笔画拓印不全的效果。而参见国家图书馆藏《曹全碑》饮冰室断后本可知,上述所举之字笔画仍完好无缺,似乎可以说明问题。再如:七行“纲”字,八行“讨”字、“醪”字,九行“忧”字等皆如是。尤其要指出的是首行最末“因”字,是本“因”字左竖不全,此因亦似沁土所致。据前文所知,此碑移置郃阳县学时不慎致“因”字受损,损位于“因”字右下角,视此则不类也。

《曹全碑》于东汉中平二年乃属吏乡贤集资而立,以彰显县令曹全之功德,至今已经一千八百余载。它不仅对于东汉史的研究具有重要学术价值,而且还具有珍贵的书法艺术价值,可以说自出土之日起,便为明清书家视若拱璧,奉为圭臬。今将汉和堂本《最初拓曹全碑》原色原寸精印出版,如果能对您的学习、研究、鉴赏和收藏提供些许帮助,与有荣焉!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买家服务中心: 400 669 0999 help@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庸堂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