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个人信息

丁学军

加关注
艺术家手机官网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访问
艺术家手机官网

开通服务:雅昌博主

性    别:

出生年份:1968年

籍    贯:山东省

擅    长:国画

学    历:专科

注册时间:2017-05-08

今日访问:0

总访问量:5707

个人简介

丁学军(乙轩)1968年生于山东。山东美术家协会会员。职业画家,客居北京。发表:《美术》《东方艺术》《品逸》《一画》《中国艺术》。出版:江西美术出版社《水墨新工笔》、《艺术与财富》、《东方艺术》、四 ...详细

热门展示|热门推介

丁学军首页> 资讯>心细如发丝,咏物之入神——读丁学军工笔草虫画杂感

心细如发丝,咏物之入神——读丁学军工笔草虫画杂感

2017-05-12 19:06:12来源: 艺术家提供作者: 马健培

    认识丁学军,是在杨建国老师的画廊,因为画展多,见面就多,于是越来越熟悉了。我以前参与过“盛世重光—山东青州出土佛教造像精品展”,曾三次住在青州博物馆,也算是稍微知道一点青州。学军是青州人,这样聊起来,关系越来越近了。我去青州时,那儿还不是特出名,不像现在都成了“画廊重镇”,更有了“国画市场看山东,山东看青州”的说法。就在全国一半儿的画家往青州跑的时候,学军却逆流客居北京了。从热闹中逃逸,从市场中跳脱,可见学军的志向。学军自号“乙轩”,大概是在家排行老二吧?或有不争第一之寓意?学军是个有意思的人。

    学军的工笔草虫画,画法是传统的,勾勒、渲染、上色都是继承先辈的方法,但是哪儿该染、哪儿该空,学军是有自己的尺度的,所以看上去就显得有传统而又有特色,有继承而又有创新。学军的工笔草虫画是传统的,还有一个重要方面,即题材是传统的。这些虫,是生活中常见的,而且是诗文中常见的,有些是乘着文化的船穿越了几千年至今的,有些已经成了文化的符号,成了某种价值观的代言。有些虫看上去不美,从未被赋予过美好的寓意,也没成为美丽寓意的主角,但这不妨碍有其“审美价值”,例如蚊子、苍蝇、蚂蚱、土鳖。有些虫可能是“害虫”,这是长大成人后知道的。但在小时候它们是孩子们的玩伴,陪着孩子们长大,例如蜗牛、天牛。蜗牛,北京土话叫“水牛儿”,还专门有首儿歌,是唱给“水牛儿”的,认真地对着它唱,它就会把犄角伸出来。后来读书了,才知道“水牛儿”并不简单,庄子讲过“水牛儿”的寓言故事,它的犄角上发生过“触蛮之战”。

    学军不仅画虫,而且养虫,并且养得很专心。由于精心养,才有机会细心看,才能体会虫的神态,才能画出虫的精神。学军的这般执著劲儿,一下子让我想起了王世襄先生。

    王世襄先生博学,年轻时好玩。我曾对王先生说:“您多好啊,您喜欢的,您玩过的,到老了都成了学问了。”王先生在他的《锦灰堆》里专门有一篇文章,考证了清朝皇宫里,从康熙朝开始就养蝈蝈,而且是人工繁殖的。皇宫设宴时,用不绝于耳的“唧唧”之声来增添喧炽的气氛。王老并指出,乾隆朝及以前“宫中的蝈蝈用锦囊或绣笼来贮养,而民间却用的是葫芦”。“潘荣陛《帝京岁时纪胜》称:蝈蝈能度三冬,以雕作葫芦,银镶牙嵌,贮而怀之⋯⋯清韵自胸前突出。”“杨米人有一首作于乾隆六十年的《都门竹枝词》:二哥不叫叫三哥,处处相逢把式多。忽地怀中轻作响,葫芦里面叫蝈蝈。”再看看现在的北京人,玩的不还是这个范儿吗?

    学军的画集《花间》首页的照片有只绿蝈蝈。内页第十二图也画的是一只蝈蝈,是一只漫步的蝈蝈。画儿的右侧是一个躺倒的葫芦,盖子在一旁,盖有蒙芯。画儿为水墨,葫芦极写意,墨色清润,下笔肯定而准确,线条是骨法用笔。左侧的蝈蝈刻画细致,可谓毫发毕现,而且笔笔交代清楚,极细小的脚爪,都画出了有弹性的感觉,特别是蝈蝈的眼睛,内含精光,好像若有所思。学军受过学院式的造型、素描训练,所以画工笔草虫时,透视关系更为合理,看上去更舒服。他画昆虫的翅膀,不但有透明感,有细小的筋脉,而且通过细心的渲染还能表现出细小筋脉的凸起。

    学军养虫,不仅观察,而且“体察”。一次聊天,学军说起他的蝈蝈。在环铁的工作室,冬天的阳光把皮沙发的面晒得暖暖的。从葫芦里出来的蝈蝈,吃饱了就直奔沙发而去,它好像早就知道那儿暖和。平时蝈蝈是六脚站立,腹肌收紧,肚子是悬空的,而到了沙发上,干脆放松肌肉,把肚子放在了热乎乎的皮面上了。这时,蝈蝈头右转,享受片刻,用左爪将长长的左须捋到嘴边“吧唧吧唧”梳理一遍,放开。头又左转,用右爪将右须捋到嘴边,照旧梳理一遍,那动作就跟京剧演员捋那长长的雉鸡翎一样。学军连说带比划,模仿得惟妙惟肖,大有“庄周化蝶”的意思了。

    蝈蝈入诗入画,不只因为它的叫声,在《诗经》中有一首《螽斯》:

螽斯羽,诜诜兮,宜尔子孙,振振兮。

螽斯羽,薨薨兮,宜尔子孙,绳绳兮。

螽斯羽,揖揖兮,宜尔子孙,蛰蛰兮。

    蝈蝈是螽斯的一种。诗中说螽斯扇动起翅膀,成群地起飞,呼呼地发出声响,聚集在空中,它的子孙众多,绵延不断。因为蝈蝈还有了吉庆的寓意,成了祝颂之词“螽斯衍庆”。

    因为“鸣虫类”的蛐蛐,也是学军作品中常见的题材。我这年龄的,小时候都亲自捉过。我还记得小时候住在西四北的胡同里,我弟弟在墙缝里捉到一只,兴奋地回头就往家跑,正赶巧一个骑车的到了跟前,把他撞个大跟头,脑袋破了,缝了三针。唤起儿时的记忆,也是画的审美功能,用时髦的词儿说,可能要归到“接受美学”范畴了吧?

    蛐蛐的正式名字好像应该叫蟋蟀,这大概南北通称,但我说惯了土话,如果非管它叫蟋蟀,总觉得像乡下人学城里人说话,不自在得很。更文学一点儿的,还叫“促织”,这个名字最出名,在学生的课本里有。在古诗里经常出现,被写得非常鲜活。南宋的张镃有一首《满庭芳•促织儿》:

月洗高梧,露溥幽草,宝钗楼处深秋。

土花沿翠,萤头坠墙阴。

静听寒声断续,微韵转,凄咽悲沉。

争求侣,殷勤劝织,促破晓机心。

儿时,曾记得,呼灯灌穴,敛步随音。

满身花影,犹自追寻。

携向华堂戏斗,亭台小,笼巧妆金。

今休说,从渠床下,凉夜伴孤吟。

    与张镃同时作词的著名词人姜夔,在《齐天乐》词前有序,记述了创作的经过:

    丙辰岁,与功父(张镃)会饮张达可之堂。闻屋壁间蟋蟀有声,功父约予同赋,以授歌者。功父先成,辞甚美。予徘徊茉莉花间,仰见秋月,顿起幽思,寻亦得此。蟋蟀,中都呼为促织,善斗。好事者或以三二十万钱致一枚,镂象齿为楼,观以贮之。

    姜白石词的末两句,写得很是用情:

笑篱落呼灯,世间儿女。写入琴丝,一声声更苦。

    学军画蛐蛐,能画出蛐蛐振翅的感觉,两个翅子向上翘着,正发出美妙的声音,这是“争求侣”时对唱的情歌吧。学军画中还有“三尾儿”,小时候的土话,“尾”念“yǐer”,就是母蛐蛐,这大概是被歌声打动,自投情网来的。“三尾儿”不叫,也不斗,所以不被捉。

   捉“斗蛐蛐”一般是为卖钱,或是赌输赢。捉“叫蛐蛐”,都是为了听虫鸣。鸣虫有很多种,蝈蝈、札嘴、纺织娘、油壶鲁、蛐蛐、梆子头、金钟等等。看学军的工笔草虫画,多有描绘。

    鸣虫,让人多联想到秋声或联想到音乐。学军喜欢音乐,并在高中时酷爱古琴曲,以至于工作后自制了一张古琴。而制琴的参考,仅是两幅发表在音乐教材上的照片。桐木琴面,仿象牙塑料筷子做的琴徽,擦了数十道漆。装上从上海邮购的琴弦,竟然能响,而且音还很准。至今说起这事儿,不但众人不解,就是学军兄自己也不知当时怎么想的,就是“着迷”了呗。

    学军有扎实的素描、速写功底,对造型、透视的把握确实具备足够的能力,但学军不追求新奇,他笔下的工笔草虫,依然看起来那么舒服。他画的刀螂,姿态仍然是经典的,他说前辈大师也画这几个姿态,因为这样的是最佳的,也是人们印在脑子里的。前辈创造了经典,是艺术;后辈演绎了经典,也是艺术。就像音乐,肖邦的创作是艺术,卡拉扬的指挥也是艺术,霍洛维茨的演奏还是艺术,谁能说卡拉扬、霍洛维茨不是艺术家呢?中国传统绘画艺术,更接近音乐,所以传了千年,依然有魅力。

    学军画过蜜蜂,用传统的方法,加上他精湛的技术,画出了蜂翅的颤动,让人联想到蜜蜂的辛劳。唐朝诗人耿湋写过一首《蜜蜂采菊蕊》:

游飏下晴空,寻芳到菊丛。

带声来蕊上,连影在香中。

去住沾余雾,高低顺过风。

终惭异蝴蝶,不与梦魂通。

    蝶是梦幻的,蜂就是实干的。学军画的蝶、蛾子,身上那一层粉,茸茸的感觉是前所未见的。

    蛛,在学军的画里,也是给人印象深刻的。头、胸、腹描绘得清清楚楚,三部分不同的质感都可以看出来。八只长脚画得特生动,外硬里软的感觉和脚上极细的倒刺历历在目。在古代诗歌里,蜘蛛出现也很多。唐朝诗人王维在《赠祖三咏》的开头一句写的就是蜘蛛,“蟏蛸挂虚牗”,说一只蜘蛛挂在虚掩的窗子上;第二句就是“蟋蟀鸣前除”。

    学军兄的画集《花间》有三幅画蝉的作品,两幅水墨,一幅设色。设色的一幅尤为生动,透明蝉翅,不但透视到翅下的蝉背,还透视到翅下的芭蕉。蝉,是工笔手法,而芭蕉灵石,是没骨手法。特别是蝉与芭蕉的交叉,形成的角度和蝉头下空的一小块空白,非常讲究,恰到好处。

    蝉,在古诗文中最出名,尤其文人最喜比兴。唐代虞世南的《蝉》:

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

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

    清人沈德潜说:“咏蝉者每咏其声,此独尊其品格。”虞世南的德行、忠直、博学、文词和书翰是出了名的,被誉为“五绝”。现在读虞诗,也有现实的意义,自身要有真本事,要真实地站在学术的制高点上,不能仅靠煽风吹捧。高柳鸣蝉,餐风饮露的高洁品格,还是要宣扬的。同为唐初诗人的骆宾王的《在狱咏蝉》就更加出名了:

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深。

不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

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

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

    其实,这首诗的序更有情致,对蝉的比兴更近作者情愫:

    余禁所禁垣西,是法厅事也,有古槐数株焉。虽生意可知,同殷仲文之古树;而听讼斯在,即周召伯之甘棠,每至夕照低阴,秋蝉疏引,发声幽息,有切尝闻,岂人心异于曩时,将虫响悲于前听?嗟乎,声以动容,德以象贤。故洁其身也,禀君子达人之高行;蜕其皮也,有仙都羽化之灵姿。候时而来,顺阴阳之数;应节为变,审藏用之机。有目斯开,不以道昏而昧其视;有翼自薄,不以俗厚而易其真。吟乔树之微风,韵姿天纵;饮高秋之坠露,清畏人知。仆失路艰虞,遭时徽纆。不哀伤而自怨,未摇落而先衰。闻蟪蛄之流声,悟平反之已奏;见螳螂之抱影,怯危机之未安。感而缀诗,贻诸知己。庶情沿物应,哀弱羽之飘零;道寄人知,悯余声之寂寞。非谓文墨,取代幽忧云尔。

    蝉在唐诗中多见,因此还出现专门研究唐诗中蝉的意象的论文。

    学军画“蜻蜓荷花”三幅,两幅画的是大蜻蜓,这是北方常见的,一幅画小蜻蜓。我是在张家界金鞭溪旁见过的。那时张家界人不多,溪边静静的,坐在溪边,小蜻蜓飞过来。学军的这三幅“蜻蜓荷花”皆有诗意。宋代杨万里:“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唐人王建:“野池水满连秋堤,菱花结实蒲叶齐。川口雨晴风复止,蜻蜓上下鱼东西。”

    学军的画虽不题诗,但有诗味,使人遐想,使人联想到诗。学军不爱出门,自己宅在家里作画。画传统的工笔草虫,用传统的绘画方法,但这不能说明学军缺少当代的思考。我曾见他的一幅人物画,画一裸女坐在一个两条腿的板凳上,凳子扭曲状,背景是冲天大火,似是有感而发。学军画过一阶段“大虫”,把一只蚂蚱放大到两尺长,所有的细节都被放大,平时看不到的或画不出来的,都呈现在眼前,那视觉的冲击力可想而知了。学军的创作,从人物画到“大虫”画,再到工笔草虫画,是找到了心灵暂息的驿站,这从他的画集和画展的名字—“花间”似乎流露了出来。

    草虫,可以理解为小虫,含有低贱的意思,小民就是草民嘛,同理。齐白石有“草间偷活”题句,题的也不只是草虫,鱼虾、鹌鹑都题过。近年编齐白石草虫画集,取名“草间偷活”。有专家说齐白石题“草间偷活”是表示在日本人统治下苟活,这也成了齐白石的典故。在齐白石之前,“草间偷活”的典故还被清初的吴梅村用过。他表达的是仕清之后生不如死的痛苦生活。在吴梅村之前,“草间偷活”的原创是晋朝的周顗。在晋史中记载:“王敦既下,六军败绩,顗长史郝嘏及左右文武劝顗避难,顗曰:‘吾备位大臣,朝廷倾挠,岂可草间求活,投身胡虏邪?’”周顗说我怎么能躲到草坷垃里偷偷活着呢?那不和投降匪军一样吗?“草间偷活”到了后来,就是形容活着不容易,特别是底层的人和底层的小动物。有专家研究,齐白石解放后画的草虫“无疑是对宁静田园生活的一种忆写和歌颂。在他笔下,所有的草虫都充满生机与活力,不忧郁悲哀,不柔弱颓靡,健康、乐观、自足,它们或跳跃、或爬行、或飞翔、或搏击、或欢鸣,每一个都是新鲜的生命”。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解放后画的草虫叫“草间偷活”就不合适了。

    博爱,不是说大话、吹大牛就博爱了。大爱,也不是爱大人物、爱大物件、爱大风景、爱大创作。大爱,是把爱心关照到一切众生,即使小到虫子,低贱到草坷垃里。学军的工笔草虫画充满了关爱。

    读学军兄的工笔草虫画,联想到了许多诗词,有两句诗评最宜学军的作品:“心细入丝发”,“咏物之入神”。

2014年12月18日于容膝书屋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丁学军:闲虫集

买家服务中心: 400 601 8111 help@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丁学军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