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个人信息

佩鸿

加关注
艺术家手机官网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访问
艺术家手机官网

开通服务:雅昌博主

性    别:

出生年份:1968年

籍    贯:上海市

擅    长:油画

毕业院校: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师    承:黄启后,韩巨良,刘大鸿

学    历:本科

注册时间:2018-04-23

今日访问:1

总访问量:12185

个人简介

1983年9月至1987年7月,就读上海市安亭师范学校; 1987年9月至1991年6月,就读上海师范大学美术系; 1991年7月至1993年6月,任教上海师范大学教工子弟学校; 1993年9月至1995年12月,任职上海市社会科学届联 ...详细

参展经历

热门展示|热门推介

佩鸿首页> 资讯>失眠之惑

失眠之惑

2018-05-04 10:30:09作者: 佩鸿

            失眠之惑

 

   失眠很痛苦!连续失眠,无疑是灭顶之灾!

   从元月初动了个小手术起,可能是白天卧床太久,晚上开始断断续续地失眠。发展到近两周,成了有规律的失眠。每晚九点左右,困盹得不行,昏昏然浅睡。至凌晨1、2点,上洗手间后,头脑清晰得可怕,任何事情跳入脑中,闪电般掠过。天蒙蒙亮,窗帘转灰白后,我才沉沉睡去。这个时候,顶多只能睡上1个小时。你必得起床洗漱上班。

   我试过很多解法。比如,运动——长时间地散步,在城内四城门间逛一个大圈,熟人撞见问,我慌称:在减肥;K歌——三小时量贩式狂吼,友疑惑:歌艺大进,何来胆气?;滋补——白天黑夜服“赛天仙”,饭量有长,睡眠无增。

   周日回父母家。我父是资深失眠人士,有数十年的履历做底。他曾遍试良方,各地药枕、各类名药、各种偏方,均以身试过。这么多年,他品尝过不同类型的失眠,长短不一、强弱不论。睡眠,人生理上的这个普通开关,他一辈子也掌控不好,一辈子被蛊惑着。

    其时,父问:“你认识中医医院的杨某某医生么?”我问:“啥事?”他答:“我又睡不着了!”我问:“上次,我托朋友带回的药,用了没有?”他答:“没用。”我犹豫了一下说:“我也轻度失眠了一段时间。”继而描述了一下症状。他说:“这个样子,要吃不消的。”我说:“还可以,撑得过去。”当时,我闪过一个疑问:失眠会遗传吗?

   我本不想告诉父亲,因为他饱受失眠之不适,怕他担忧我。但,奇怪的是,当晚回家,意外又挨了K,竟享了个囫囵之觉。晨起,看到枕边的手机上显示的是起床时间,我欣喜若狂。也许是被K的缘故、也许是与父亲作了交流,我找不出“不治而愈”的原因。

    近两日,半夜亦未醒来。我希望这个状态保持得越久越好。

   若,你没有失眠,你无法体验到一觉睡到天亮的狂喜!无法品尝失眠之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生命之痛

下一篇:读书笔记(2008/4/15)

买家服务中心: 400 601 8111 help@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佩鸿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