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个人信息

紫云(曹利辉)

加关注
艺术家手机官网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访问
艺术家手机官网

性    别:

出生年份:1974年

籍    贯:河北省

擅    长:国画

师    承:崔如琢;郑作良;李老十

任职机构:中国名人书画院;华和厅书画院;听雨楼美术馆

头    衔:专职画家

注册时间:0000-00-00

今日访问:21

总访问量:40982

个人简介

紫 云 艺 术 简 介 紫云 ,本名 曹利辉 ,女, 满族。一九七四年出生于河北木兰围场。自幼聪慧,受家庭影响,崇尚艺术。 多年来接触诸多书画名家,如刘勃舒、崔如琢、王永瑞、郑作良、李老十等。聆听他们对东西 ...详细

参展经历

合作机构

热门展示|热门推介

紫云(曹利辉)首页> 资讯>紫云的画境 王晓梅

紫云的画境 王晓梅

2022-10-31 06:01:59作者: 王晓梅

紫云的画境

往古习艺无黉门,却并未影响绘画、雕塑、陶瓷、建筑以及洞窟壁画等各类艺术经典的历史呈现。以中国画来说,被今人视为圭臬的笔法墨法,都是先贤在长期的笔墨实践中总结出的经验,因而构成了中国艺术有别于西方的独特美学观念和手段。历代留传的艺术珍品,凝聚着先人的才智和艺术结晶为人所叹服,而作者大多是以其所好乐在其中的士人工匠。因此可以认为,艺术发自人们对美的欣赏以及由此带给人的创作动力。而在这表现美的过程中,天分和禀赋起了尤为重要的作用。近年红火的十八岁天才少年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之所以为人所称道,叹其弱冠之年造诣如此精湛,很大程度上印证创造美的能力在于作画者的天性、悟性和创造性。这天性会因人而异,因环境而萌发,因际遇而成其事,也因个人的颖悟和勤奋而别有表现。

以国内目前的艺术现状来看,专门的院校年复一年的招生培养了诸多的艺术人才,已形成庞大的专业创作队伍。也因此让艺术有了科班与自修、专业与业余之别,这种形态让非院校毕业的绘画从业者成为游离于艺术边缘的人。他们很难进入创作机构,也难以跻身体制内的大型展览。即使如此,出于对艺术的热爱,他们仍坚持作画,在有限的生存空间竭力守诚,笔耕不辍。如果说经过专业院校培养的画家是批量栽培,思维和创作带有普遍的时代特征和技术共性;那些因热爱而自修或私淑的画者就是草莽野生。他们不以画家自居,似乎也没有同行竞争的压力,因明白自身处境而淡泊自适。绘画只是发自内心的喜爱和追求,是多了一种闲情逸致的表达手段而已。面对庞大的专业画家队伍,依旧秉持本心游于艺,以画为乐事,悦人悦己,紫云便是这业余队画家伍中的一员。

紫云本名曹利辉,1974年出生于河北木兰围场一户普通农家。这里地处河北与内蒙交界,草木茂盛,水流丰沛,曾经是辽、清两代皇家狩猎场,也因此留下了独特的历史痕迹。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生长在这人文与自然融合的环境里,培养了紫云质朴与坚韧的品格。这是她在少女时代敢于怀揣梦想独自走出家乡,到更广阔的天地里增长见识的原动力。紫云自幼喜欢所能见到的各种美丽图案,一枚小小的邮票都能打动她内心对美的向往,同龄孩子打闹玩耍之时,她常常拿起树枝在地上随意地画着,就这样度过了艺术的萌芽期。长大后,对外部世界的向往,带着了解未知世界的渴望,她走出木兰围场来到北京,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向新的人生里程。能够从事绘画事业,成为她离开家乡的一大收获。

偶然在一次赴意大利展览的消息上得知紫云的画作。那是一次艺术青年集结在一起的展览,我甚至认为有可能是带有旅游性质的活动,未以为意。当得知展览结束她的作品被收藏后,引起我对紫云绘画的关注。后来在一次她的小型个展中得以观赏其更多的作品,让我有了耳目一新的感觉。见惯了一目了然的或叙事或主题鲜明的写实作品,紫云的绘画看起来轻松有趣,别有境界。

艺术服务于生活,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是我们社会长期形成的创作共识。因而可以认为艺术创作是为生活增添趣味,满足人们精神需要的一项活动,是创作主体与欣赏客体通过艺术媒介的人文互动,主观的抒情和客观的欣赏在交流中产生共鸣,从而启迪思想并为生活带来美感和动力。梁启超先生曾言人类“生活于趣味”,人人都有审美本能,如不常用就会麻木。因而他说“美术的功用,就是把这种麻木状态恢复过来,令没趣变为有趣。”同时他也谈到艺术的形式无非写实、写心、以及两者之外的“纯凭理想构造”。并且对这种“理想构造”评价甚高:“而且他所构的境界优美高尚,能把我们卑下平凡的境界压下去。他有魔力,引领我们跟着他走,闯进他所到之地。我们看他的作品时,便和他同住一个超越的自由天地。”(梁启超《美术与生活》)。从欣赏“纯凭理想构造”的“一个超越自由的天地”来看,梁启超先生对艺术的理解是超前的。借用梁先生的“美术与生活”观来看紫云的绘画,的确是有些“令没趣变为有趣”了。

紫云绘画是半路出家。不惑之年灵光乍现,开始挥毫修丹青,且一发不可收拾。在短短几年内“问东问西”笔耕不辍。从最初见到李老十作品所呈现的强烈内心表现带给她的震撼,到夏加尔绘画中似真似幻的浪漫气氛和浓郁色彩,都在她心里留下深刻印迹,并且潜移默化地接受了这些艺术信息,初露手笔便颇为引人关注。这倒不是她的画有多精湛,多深邃,而是她作品中那超乎寻常的画面让人觉得有趣儿,从而徘徊其中津津品味。

不可否认,紫云作画有一定的环境基础:夫家公是位画家,在部队从事美术创作多年,往来者多是同道中人。家庭环境的耳濡目染,所见诸多的绘画作品,打开了她的思维和眼界。更为幸运的是她在绘画起步阶段,便得到中国美术馆收藏部原主任郑作良的指导。郑作良精于版画兼研书法,创作上颇有造诣。缘于职业的见多识广,使他对于紫云的指导并未拘泥于素描这类通常技术细节的打磨,而是从宏观上予以引领。他让紫云从汉画像中去体味传统艺术的魅力,并给出深入了解夏加尔和栋方志功艺术的修习建议。同时不忘提醒紫云在学习中既要走进去,又要跳出来。启发她创作不是简单模仿,要以博览多学态度对待艺术。有了老师的指导,紫云不敢松懈,一头钻到汉画像拓片展览厅里刻苦临摹。忘记时间,忘记身在何处,闭馆时竟被锁在展厅里,这境遇也成为她艺术生涯中值得回味的趣事。相信其作品中所呈现的稚拙、简练、浓郁的意境特征,与郑师大端的指授密切关联。

紫云作画不拘一格,彩墨、丙烯、木刻都有所尝试,她深知不同的画种有各自美的表现,多了解便会从中获益,因而无所它求地随性为之。其中彩墨画尤为有韵味,她用自如的线条勾勒,用色彩平涂,使画面产生很强的视觉张力。作品既有形又具有超现实的因素,某种程度上暗合白石老人“作画在似与不似之间为妙。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的绘画主张,有趣又富于装饰性。构图和用色十分大胆,粗笔浓墨放手涂抹,大红大绿不失和谐。似国画又绝少亦步亦趋的循规蹈矩,似水彩而又墨韵浓郁,有意无意中闯入前辈们创造的彩墨画领地而乐此不疲。绘画题材亦未超脱,无非人物、动物、景物等通常所见,但经过她的一番巧思妙构,便超乎寻常,使人产生探究的欲望。比如《面具》,将诸多头像组合在一幅画面上,男男女女老幼长少,或双目圆睁或闭目养神、或蒙住双眼,仔细揣摩如人生情态之写照;放眼望去,画中人物又仿佛生存于另一空间,对人类世界展露出惊异与不屑。武汉疫情暴发,当他人以强烈的使命感努力刻画着身穿白色防疫服的抗疫群像时,紫云作的《祈福武汉》则在微小中展现着关照之情。画面上一对夫妻抱着幼子面色沉郁,忧心忡忡,这便是普通民众在危难面前最本性的流露了。而在夫妻的周围,则是用白色勾勒的简笔图形:有俯瞰人间的太阳、和平鸽、白衣天使以及白狗啸天。无疑这具有象征意义构图思维是巧妙的,表达出人类个体在灾难面前的焦虑而又无奈状态,也留给欣赏者想象的空间,虽不能一目了然,却可以各自解读。

此外紫云的戏曲人物画也非常自我,笔下的传统题材颇具现代感。戏曲与国画并享国粹艺术之誉,梨园功夫以其特有的唱念做打,高简而又概括地传递着传统文化精髓。用笔墨表现戏曲人物,是两种国粹的巧妙融合,老一代艺术家笔下早已率意传神。紫云有着对老一代艺术家发自内心的敬重,也懂得在艺术中表达自我感觉。其笔下戏曲人物不拘泥于中规中矩的过往图式别有心裁。墨线粗率,构图简括而不失大意,只见生旦净末横斜穿插满纸铺张,却非某一具体的戏出,仿佛在人生大舞台中扮演者各自的角色。这一点在作品的名称中露着端倪:《仰慕》《暗斗》,都是现实生活中人性之情态,不过是以戏曲人物来加以表现。而戏曲本来就是依据俗世人生故事而上演,正所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客观看待紫云的绘画,在众多画家中她只是一位“涉世未深”的初入者。但其别有格调的作品,带给人新奇的视觉感受却是毋庸置疑的。非经专业培养的紫云,以自己对艺术的理解作画,靠着对绘画与生俱来的敏悟而为之,不能说她的绘画达到了多么的高度,但观画者喜欢,能够驻足画前品味揣摩,暗叹这画的新奇与生动,这就足够了。紫云的画,于殿堂如无名春草,入门户则喜闻乐见。以她对创作的勤奋和努力,一定未来可期!(中国美术馆研究员 王晓梅)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买家服务中心: 400 601 8111 help@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紫云(曹利辉)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