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个人信息

胡继灵

加关注
艺术家手机官网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访问
艺术家手机官网

开通服务:雅昌博主

性    别:

出生年份:1972年

籍    贯:安徽省

擅    长:油画

毕业院校:南京艺术学院

学    历:本科

注册时间:2014-03-17

今日访问:261

总访问量:193108

个人简介

胡继灵,1972年生,先后毕业于江苏淮阴师范学院美术系,南京艺术学院油画专业,学士学位。职业艺术家。多年来涉足艺术、宗教、哲学、诗歌,深研东西方文化内在的相融相悖的特点与方法,创造出自己独特的东西方 ...详细

参展经历

获奖收藏

出版经历

热门展示|热门推介

胡继灵首页> 资讯>在时间里寻找美的自然 ——浅析胡继灵的艺术作品特色

在时间里寻找美的自然 ——浅析胡继灵的艺术作品特色

2021-11-29 12:31:11来源: 胡继灵《中国女性艺术》代表性艺作者: 高明哲

流淌,顺应,自然而然。

使用大量调色油混合颜料在画布上尽情地“淋”与“晕染”,是胡继灵作品中最常见的手法。与西方传统油画绘画方式不同,她的作品更趋于情感与意识自然而然的流露与倾泻,颇具意境。便如她的作画方式,流淌、顺应、和谐包容、自然而然。无论是色彩的调和,还是笔触的宣泄,就像一场毫无预谋的“偶然相遇”,又像是一场筹划已久的不可避免的“必然结果”,“顺应自然”是胡继灵作品中难以忽略的调性,颜料和亚麻油的自然流淌,色彩间偶然交汇碰撞下的斑斓……

从整体画面的情调到具象的形体塑造,无不渗透出作者“顺应自然”的自由自在。然而这些看似随意的,任性的,朦胧的载体却又是一个个充满诗意的具象的形体,向人们述说着人类生命在自然中的体验以及灵魂与真理的关系,感悟人生在宇宙平衡中的意义和哲理。在创作过程中,艺术家本人是成就一份作品不可缺少的部分,她所经所历、所思所想,她体悟世间也体悟一切的微豪所在;正如我们理解美学问题,胡继灵将人生同灵魂一齐揉入作品,给予流动于作品载体上的色彩方向,表达作品本身,也表达艺术家本身,他们绝非单一存在。

可以说胡继灵的作品与时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时间是人类用以描述物质运动过程或事件发生过程的一个参数,我们很难探究它的存在的位置与意义,似乎它只是一条平乏无味、单一向前的直线,但因人文自然的发展与变化所造就的历史,因寄托于文学、音乐、绘画等艺术的情感抒发,使得时间的行进有了更多层次的意义。

胡继灵在绘画形式的表现方式或许尽不相同,但她始终秉持着的主调性中“时间”是纵横其中的线索与脉络。她常说的“时间有型,可剪短,可塑长,可捏方……”,胡继灵从不会受限于“时间”在世人眼中的固化模样,从“时间”的任意更改揉捏形态,到她在作品中贯穿始终的“时间”主题,她开创性地将时间搬到画布上,融进作品的过程中,将这个天生万物都绕不开的且伴随它们一生的“时间”,用和谐自然的方式带进去,再表达出来。

一念之遥2 2019 布面油画 90x70cm

在胡继灵的作品中,“时间”不仅仅是一个主题,同时也表现为一种有节奏的创作方式与手法。胡继灵结合中西方绘画特点的思考,改变了油在西方绘画中作为辅助材料参与进绘画,发挥其最大特性,作为绘画的主要参与者,敏锐地感觉和掌控“时间”的节奏,达到油彩“晕染”的效果,如同水于之墨,赋予颜料在载体上最大的自由。流淌在载体上的色线便如同那前进的时间了,画家旋转或是翻转载体使其发生偶然下必然的交汇和碰撞,在无数次碰撞下形成最终必然的绘画目的,使得整幅画面最后呈现画家本人的精神内核。

奥古斯丁所认为“时间作为心灵的延伸”在胡继灵身上得到了最大的体现,她将这份心灵的延伸揉进自己生活的方方面面,凝于面向世人的诸多作品中。大气磅礴如《龙脉》、《归去来兮》、《朱雀之圣地》等作品,《放飞》、《心绪》等所描绘的小桥流水、山村人家也颇具野趣;系列作品《爱吃鱼的兔子》、《龟兔赛跑》形象稚拙,化去浮于表面的精工细雕,向最朴实本源的方向寻找。人生当然是一本书,名为《胡继灵》的这本书厚重而有分量,笔者无法在此处一一列举详述她书里的内容,但显而易见的是,她带给观者们的方方面面的内容足够的丰富多彩。

如果说当今的艺术已经进入一个多元化的表现形式和理念的时代,艺术家们热衷“以丑反衬”、“讽刺”、“幽默”、“怪诞”“荒芜”等等诸多手法来表达情绪与述求,那么胡继灵的作品就是一道坚持着唯美的清泉,令人爽心悦目,无论是她的油画作品还是蛋雕作品,又或是其他的艺术作品形式,“美”是第一要素,在她的眼里,“美”被设想为自然的一道属性,是真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同时,美更是无可比的,代表着美好与愿望。“美”最突出的表现在于和谐和平衡,最完美的体验是宁静,在胡继灵的油画里,尤为突出的是她的微妙的色彩变化构筑着一个个让人心灵宁静的港湾。

诺瓦利斯说,“哲学活动的本质就是精神还乡”,艺术的本质也是精神还乡。胡继灵探讨生活中的美,也追寻世界的起源、存在、虚无、灵魂、自由意志等一些列形而上学的问题。在绘画上,很多人把胡继灵的油画创作归于意象油画,因她的作品大多有朦胧柔和的美,充满了中国文化中独有的诗一般的意境。不过对于画家本人来说,她的作品不应局限于某一分类,绝不应束缚于条框之中,正如她所言,“很多人都以为我画的是风景,其实我画的都是心境,我画的所有的景致没有实地,也没有照片,有的只是用宇宙自然形成的规律构成心中的佳源……或许这里是前世的山林,或许这里有后世的彼岸……”

千渡 2018 布面油画 90x70cm

胡继灵最早的群像作品是2008年所创作《西方接引图》,这是她对画面人物排布、构图技巧掌控的最早展示,后期,她又以同样的主题接连创作多幅作品,现藏于全国各大寺庙中。其中,最大的一副当属2012年所创作的《西方接引图6》(尺寸330 x 590 cm)。场面恢弘大气,位于画面中央的西方三圣形象高大,脚踏莲花而来,手中各持法器。形象姿态生动、流畅自然,唇角微翘、神情悲悯慈蔼,垂眸看下世间的万物众生。位于三圣中的阿弥陀佛右手托举一粉莲,左手自然垂下微微向前,张开手掌,接引在人间故去的善男善女们进入西方极乐世界,身边围绕一众神佛各持乐器三五而聚,万音齐奏。画面丝毫不因人物众多而显零散,也绝找不出一个相同的姿势。在技巧上,胡继灵将油画、中国工笔和唐卡技巧融为一体,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使其“形”、“色”兼具,既有西方人物的真实深刻,也不失东方画的意韵。正如胡继灵本人的艺术理论观点:“万物并育并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东西方绘画无论从精神上还是技法上应是一种互补关系,而不存在任何一种冲突。东西方的艺术是大包容的关系,或者说原来就是一体孪生,最终会合并到一起,没有界限之分。西方的油画像山,坚硬明朗实在;东方的国画像水,温柔含蓄灵动;西方的油画像人,真实地触不可及;东方的国画像神,玄幻的遥不可攀……山有山的高度,水有水的宽度,人有人的真实,神有神的遐想,二者若能兼得,乃遐迩所迷也……”

七弦3 2017 布面油画 150x100cm

这样的绘画方式在画家的运用掌握中日臻成熟,也便是从此为开端,她之后的作品融入了中国国学道教“宇宙之大人之渺小”的精髓,体现了大象无形,色不极致,物我两忘,汇于自然的精神。从她之后的作品中,我们大抵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从开始的结合东西方绘画特点创作,直到将这种绘画手法运用到极致,有意识却又不拘泥于形态,到后期她的作品开始在表现上有大的转变,大有“乘物以游心”之感。

其中比较典型的是油画作品《放飞》,作品横幅构图,打破了传统的油画构图方式,以国画散点透视的手法描绘了江河汇入绿林田野人家、临江渔舟垂钓的秋冬之景,江面上薄薄雾霭升起笼罩天地,云雾连天、融成一体,画面松弛,轻松写意,静观其作,能感受到画家创作的这一方世外之地所带来的舒适开阔之感,融入其中的国画意韵更是将其景逸展现得淋漓尽致。构图中有意思的是,水自画面下方正中而来,向远方蜿蜒而去,愈渐开阔,这不知源头的水似乎来的不是他方,而是来自于立于画前的观者本身,与观者产生了联结。

如画家创作这幅作品时所写到的:

放飞的不是梦想,而是心灵……

在这虚幻的世界里,

心可以回忆,也可以飞翔;

可以种一洼绿地,也可以走向远方……

在这虚幻的世界里,

我更愿做一个独钓的隐者,

守顾我的方向……

这种作画方式一直持续到2012年开始有了明显转变,胡继灵喜欢以大量的调色油参与进创作中进行泼、晕、染的方式在早期作品《虚怀若谷》中已经初现端倪,《如秋》是具有明显转变特征且技巧掌握稍有纯熟的首幅作品。使“油”混合颜料将其进行从媒介到绘画主材料身份的转变,大量采用“淋”的手法,追寻自然的产生与碰撞。她开始观察色彩本身对自己“命运”的选择,选择走向何方、走到何处、又与谁相汇,正如亚里士多德所说:“我来,我停驻,我存活。”她在停驻中寻找,在存活、时间中寻找,找寻无数偶然下所走向的必然的规律,而后将这规律与自己的思想相融合,致力于表达内心最本真的想法。胡继灵的很多创作作品都是配合经历或一长段时间的行为艺术之后的创作,这些作品最终以定格的油画或雕塑等样貌展现,得以让观者们站在她作品前时能感受到时间在作品载体上流淌过的印记经历过的故事,能够看到流淌之后汇聚而成的静止模样。

早期比较有代表性的作品是《听花开的声音》。整体色调较为沉稳,采用了大量对比的手法,山水相调,南北相映,将难以搭配的绿、紫、蓝色作为主色调相配在一起,营造了神秘悠远的画面效果,幻真幻假亦静亦动。画面蓝紫色铺底,左侧有一少女闭着双眸,眉眼舒展,绿色的长发自然在脸边垂下,掩在胸前,融入周身的山川之景,画面右侧是大面积“淋”色而成的中景,连接着象征寰宇的蓝紫色的背景与生机盎然的绿川,有粉紫色的玉兰花自天空中零散飘落,投于未知的现实世界,为垂眸的少女带起阵阵生命开放的声音。从这幅画我们可以看出,画家本人开始不再局限于“真实”与“符合逻辑”的场景,更注重于内心的表达以及通过作品所传达给众观者们的作品意义。淋色的手法除了有较高的观赏价值,营造画面独特的美感之外,手法中本身所蕴含的“意”无异于是贯通了作品的主题,也绕回了所有主题之下都不得不提及的“时间”二字。作品中的少女正值成长的年纪,以花为身,以韧柳为发,是无数家庭中正盛开的骨朵,从广袤寰宇中来,向广袤世界而去,如同作品名一般,与其说听花开的声音,不如说是听成长的声音。

归去来兮 2015 布面油画 120x180cm

若说前者是技法的转变,那么《洪荒系列》则是画家在精神上的又一个转变,标志着胡继灵精神上从“出世”到“入世”的过程。系列创作中,背景色彩丰富而通透,或浓烈炽热或平和深邃,似内蕴着鸿蒙宇宙、万千世界在其中,画面主体人物皆背对观者,以奋不顾身的姿态投入世界之中,似要用尽全身气力在这世界拼搏一遭。她色彩运用的毫不孤立,这种孤立非在系列的画与画之间,而是在于观者与创作之间,每一个人都能在这系列创作中,找到自己相应的人生或是人生阶段。相较之前的作品,更具“当下”的意义。这种在作品中融入当下拼搏、奋斗精神的转变,其实在《听花开的声音》中便已有所展露。胡继灵前期的很多创作体现了佛教、道教和国学精神,如《白度母》、《绿度母》、《静心观音》、《彼岸》和《放飞》等,寻求精神上的超脱,远离世俗繁杂,随缘而行,追寻“大道无为、道法自然”的精神。但随着对现实题材的逐渐深入,她开始思考“道法自然”应自然在何处?从胡继灵后续的作品我们可以看出,她的自然渐渐落在了当下,回到了现世,回到了“时间”的每一刻。

彼岸世界1 2014 布面油画 100x80cm

毕加索说:“我14岁就能画得像拉斐尔一样好,之后我用一生去学习如何像孩子那样画画。”入世后回归了当下的胡继灵也开始寻找更加“本真”的途径。这种途经的找寻在胡继灵近几年的作品中是显而易见的,艺术风格的改变在《爱吃鱼的兔子》、《小不点》、《一念之遥》《局观之雅趣》等系列中便有明显体现,创作构思打破常规,用色更加大胆,人物动物形象更加稚拙。粗看这些作品,第一眼看过去似乎是给孩子的绘画,但细观其中,我们可以清楚地感知到,这是给我们每一个人的。如《一念之遥》系列的两幅作品中,蓝紫绿三色铺底,营造出神秘梦幻的氛围,似是在深宇之中,又像在密林之下,生机之下百花盛开,心底精神的殿堂蜿蜒出一条长长的路来似远似近,人们便穿梭其中,沿着人生的道路,寻向自己那座精神的殿堂。一念之遥谓之远,一念之遥谓之近,观者们在时间的流动里,色彩和思绪一起流淌、顺应、自然而然,在她的艺术作品中流向精神的故里,而画家胡继灵的未来也会继续沿顺着这精神的长河,走向更远更纯真的美的远方。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买家服务中心: 400 601 8111 help@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胡继灵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