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耿翊 二维码图标

加关注

开通服务:雅昌博主

性  别:

出生年份:1965年

籍  贯:湖北省

擅  长:油画

职  称:教授

任职机构:贵州大学美术学院

头  衔:贵州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注册时间:2015-09-16

今日访问:0

总访问量:29724

艺术家年表更多

获奖记录更多

艺术家风采更多

耿翊首页> 资讯>一种迷茫

一种迷茫

2015-09-25 20:26:22来源: 《贵州文史》作者: 张霞

一种迷茫

    天空散发出早春的热气,大年初二,公路上很安静,早就看中的一处地方,能停车,还能支起画架……

    耿翊的风景绘画,近几年收获真的不少,几乎可以成为生活的插图了。

    不是么?公路隐约地匍匐在一片农舍前,可有可无的,有点落寞,大年初二的早上,人和车都还在梦中吧。经冬的荒芜在农田里泛出土黄,让人联想到暖冬时,天空已不总是灰暗的。郁郁的柏树是这个季节的风景,墨绿迟缓,藏着生机。——《息烽新田村》。

    时间已接近下午,没有人也没有车,画面却热闹起来,因为柏树里的屋舍露了出来,白色和橘黄相间的外墙,柔和而明快着,仿佛有人在其间走动……显然第一幅没有让耿翊画尽兴。不用换地方,拉近景别。傍晚的一抹阳光让画家又兴奋起来。这一幅,依然是用色块线条构成,没有刻意的光影,却让人感受到了夕阳的温度。

 

    贵州似乎总是慢半拍。几番潮涨潮落,它还原地踏步。当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开始抒发“曾记否,到中流激水”的感慨时,贵州美术圈似乎还在二十多年前的语境里,半边山,写生,火锅,下乡……

 

    耿翊从斜挎的帆布包里拿出速写本,在不需要发言的会议上画速写,那样的神情像用功的学生。如果是夏天,套上休闲短裤,简单的笑容随着长胳膊长腿更无处搁置一般。

    偏地已微不足道,何况其间的角落。

    没有经过潮流打磨的人,如顽石般鲜明起来。

    贫瘠的土地上,野草疯长。生命有自己的轨迹。

    二十年时间画“千面”,千人一面的“当代”意味,和一人千面的“丰厚”回报,难以消磨顽石的坚硬。他忽然感觉到,绘画之门的钥匙,如失散多年的孩子,正躲在破碎的山石里。于是耿翊丢掉已然被人接受的“千面”,让身心重新回到贵州山野,就像三十年前离开双阳厂时候的那个少年技工,无所畏惧地面对这个重新让自己好奇的世界,一个如影随形的秘密。

 

    迷茫。

    三十年前的迷茫,是生命的冲动,对未知的好奇。三十年后的迷茫,却推着耿翊走进自己。

    在成人世界里无处搁置的简单,在“千面”里无处搁置的心情,弥漫开来,各种凝固的表情里,一个面容仿佛苏醒过来,那是耿翊的自画像,是他又不像他。二十年,画了数不清的“千面”,也许正是为了寻找这唯一的“一面”,——爽直和简单的背后住着怀疑和冷峻,偷溜出去变身成的笑容,自然无处搁置。一个询问的人只能回到自己面前,那是自己才能听到听懂的声音。隐喻偏离原有的轨迹,这张脸是内心的表情。

——且听他的询问:怎样才是你想要的?

 

    当耿翊开始关注自己的情感的时候,也许,是他真正从“三线”企业贵州双阳飞机制造厂走出。曾经的潮流,让他获得最便捷的到达,但情绪依然淤积,在寻找出口。

    这时的迷茫,闪着晶莹的光。仿佛新生,具有无所适从又无所不在的生命活力,身边的一切重新让他着迷。

 

    贵阳新城扩建时保留在高楼丛里的一处山坡,围了起来,称作“喀斯特公园”。喀斯特,是岩溶地貌的代称,石头山、岩石洞、暗河、瀑布,都是喀斯特地貌的各种表现。近半年,他每周到喀斯特公园写生,有时画一幅,有时画两幅。小车河湿地公园的松枝,花溪郊外的乱石坡,没有任何意图的写生,次数太多,以致有人询问“忙着展览”“搜集素材”“啥子创作”,他往往语塞。有点像行脚僧的行走,只是因为行走。

    无处搁置的心情,和贵州的山石一起,越发荒凉也越发任性起来。

 

    在潮流之外,没有方向没有规范没有喝彩没有评价,只有孤独,你可以将所有的大师假想成自己的朋友,当你想和他们对话时,他们全变成另一个你,茫然地重复你所有的问题。学院的精英体验,三线企业封闭里的信念,所有已经建立的秩序,全部重来。摇摇晃晃里,却无论如何也要踏上更摇摇晃晃的桥,心里却是从未有过的坦然。是否能够从写生里寻找到艺术的力量?在这样的过程里,他愿意跟随赤子般的纯净和爱,蹒跚着走下去。三十年前离开工厂车间的少年向往的,甚至和艺术无关,但可以坚信,它首先是作为人所向往的美好。

    答案在远方,作品在眼前。粗朴的风景在画布上变得细腻起来,原本的固执,自在了,原本的灰暗,安静了。

    迷茫,意外地美起来,没有目的的寻找,一步一步里,是生命的温度。

    于是奔跑!他用最快的速度奔跑,看看北方的骨骼到底能够舒展出怎样的姿态!

    几个小时,用油彩在画布上表现出眼前的风景或人物,快速作画,在耿翊,不是为了展示技艺,也不是反对其他精心安排雕琢的方式。

    似乎也是迷茫的推动。用奔跑,让自己摆脱掉大脑的控制,摆脱习惯,让那个躲在简单笑容背后的冷峻和怀疑出来肆意一番。尼泊尔僧人认为可以在不断的旋转中找到法门,耿翊想在快速的绘画过程里释放出怎样的心情!多么诱人的迷茫,多么诡异的迷茫……

    野山,顽石,村落,田野,树林,这些风景,赤裸着,或热烈,或柔媚,或漠然,或青涩,悄然将那简单的笑容安放妥当。

 

    只有迷茫知道,耿翊写生,是自己施展的一个魔法,让这个已经有无数盛装的男人重新赤裸,走进如影随形的那个秘密里,那个最迷茫的“面容”里,再次漫游。

 

 

                                                   张霞

                                                   2014年8月 于贵阳欣歆园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买家服务中心: 400 601 8111 help@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耿翊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