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韦天瑜 二维码图标

加关注

开通服务:雅昌博主

性  别:

擅  长:雕塑

毕业院校:中国美术学院

注册时间:2015-06-10

今日访问:37

总访问量:20768

艺术家年表更多

艺术家风采更多

韦天瑜首页> 资讯>后人类(posthuman)的救赎

后人类(posthuman)的救赎

2015-07-20 20:35:26作者: 韦天瑜

美国当代艺术理论家杰弗里•戴奇(jeffrey deitch)宣称,我们这个时代是旧人类的尾端和后人类开始的交界。他认为“现存的对于“人”的观念,即人的“自然”的外貌和人的“自然”的性格,正在被一种不断滋长着的观念所取代。这一新观念认为人可以重新创造自我。”而造成这种趋势的原因是人类生物工艺学和计算机科学的迅猛发展,新技术引发了一系列的可能性。使人类有可能超越传统的自然进化而进入人工进化的时代。首先,探索机械和数码的替代功能使得人类将不再是完全有机的。其次,未来的人工进化不仅仅是身体进化,还体现为一种观念进化,把人类和非人类混合表述成为常态。另外,一旦人类开始有能力超越遗传密码而重新构造自己的肉体,必将使身体外表重整和内在精神重塑,进而影响到行为、生活模式、身份认知、心灵归属等等,进而改变社会结构和共识。

早期的人类基于对自然界巨大能量,包括对自身的不理解和恐惧,期盼自己像某些动物那样强大,例如中国古代的《山海经》里大量的人兽同体描述。古希腊神话中也不乏大量人兽同体,能呼风唤雨的“神”。雅克·拉康(Jacques-Marie-Emile-Lacan)认为,这就像儿童通常无法通过自我感知认识自己身体的完整性。由于缺乏相关的时间感,空间感,运动感,他甚至视自己的身体为一堆破碎的物体并心怀恐惧。直到生长到六至十八个月的儿童才能利用反映于镜子之中的形象,逐渐获得自己身体的基本结构的整体形象。拉康所说的“镜像阶段”指的是更深层次的通过外在于自身的镜像来为主体提供一个整体,从而清晰的界定自我的认知方式。那时的人类认知上属于最初级的“镜像阶段”。

但是,今天的人类与非人类结合的努力,不是基于早期人类的自卑和弱势,不理解和恐惧。而是人类掌控和改造自然的手段日益丰富,新技术使人体的功能延伸和加强,由此产生的新的自我概念,成为一种精神形态的优生学。

柏拉图有个让人感到深深忧虑的“洞穴”寓言。在这则寓言中,柏拉图假设有一群人居住在一个洞穴中,有一条长长的跟洞穴内部一样宽的甬道通向外面。他们一出生就规定在同一地点,双腿和脖子皆被锁住,不能回头。因此每人只能看到前方的情景。在他们背后的后上方,有一堆火在燃烧。在火和这批人之间,有一条高过两者的路,沿着这条路建有一道矮墙挡在前面,就像演木偶戏的面前横着的那条幕布。外面顺着墙壁走过的人们带着各种各样高过墙头的工具,用各类材料制成的动物或人的雕像,有的人在说话,有的沉默着。由于生存在洞穴的人终生不能行动或回头,因此墙壁上投射显现在他们面前的影子,便成为他们视觉接受到的唯一的真实信息。当路过的人们谈话时,洞穴里的人们会误以为声音正是从他们面前移动的阴影发出的。这使我们联想到后人类新的自我改造会面临是否被周围环境认可的身份危机。一旦企图独立于社会的这种个体自决因为没有建立共识会变得游移不定,同时引发被他人任意复制和演绎。这种后身份现象,改变了传统的单一不变的个体属性认定。因为不按常理出牌的自我改造,形成多重性格和行为,导致多变的社会和文化身份,扩展到了一种更宽泛的性别、种族、民族和性取向、共同体和国家等等的多重归属关系和多重特性。

后身份强调文化差异的多元文化主义成了身份政治学的重要内容。华特•特鲁•安德鲁(walter truett andersan) “后现代的人是属于多社群(multi-community)的人。”一旦你归类某个群体,就会产生政治意义。网络时代的今天,大部分人的虚拟空间是真实游移的。他们的意识跨度是迁徙的、跨疆域的,他们面对各种相异文化,相互矛盾和文化混杂和水火不容境遇。但是个体的游移常常需要社群团体的归宿。这种需求以及网络社会的人类的新的交流方式使任何民族、国家不可能闭关自守,任何本土文化不可能具有超级免疫力幸免于全球化的浸染。而每个个体却可以自由的跨越其间,这个被拉平的世界已经没有地域真空。

我的《人类、后人类》就是在这种思考下的创作的精神虚拟图像。作品中我们惯常的男性形象处于焦虑和无奈之中,他正由于文明社会的发展,渐渐觉得一个男人特有的刚性,暴力天性和征服力不适合文明社会的行为规范。他被慢慢驯服,他的行为日益温顺,就像可以明确示意友好的尾巴。他的性征消失殆尽,甚至有柔美的女性乳房。但是结局的不确定让他困惑和迷茫。

如何破解后人类世界的模式,如何延伸、放大和改变身体能力,物质化的身体如何在精神窥视下进行文化重构,也是今天人类世界的挑战之一。人工进化是evolution(进化)还是revolution(革命)?法国思想家让·鲍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的话或许是一种警示:“在一个完全本末倒置的世界上,正确只是错误的一次行动。”

后人类是人类文化发展进程中的精神产物。被建构的身份遭遇文化复制、逆溯、重叠,重构,人类和艺术家关注的不仅仅是经过置换的遗传基因、外科整形、合成皮肤、肉体的机械配置、植入微型电路的强大人脑,更关注的是由此带来的意识和行为模式改变的后果和效应。后人类把虚拟自我镶入后身体的全新建构中,也许会终身与虚拟的替身一起生活。因为有了虚拟替代物,人体自然机能潜在性消退。这种虚拟和真实并存的现实,深深冲击传统有机生物体的认知。

今天,人类造成的地球的恶劣生存现状逼得自己逃生。人造进化已经成为的不可遏制的现实,人类已经无法停下自己的脚步;因为

人类改造自己已经不是为了改善和进化,而是为了生存。吸收并重建有机的、无机的、真实的、虚拟的人工进化的身体,是为了人类自己的“救赎”。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买家服务中心: 400 601 8111 help@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韦天瑜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微官网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