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个人信息

刘雁峰

加关注
艺术家手机官网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访问
艺术家手机官网

开通服务:雅昌博主

性    别:

籍    贯:北京市

擅    长:油画

毕业院校:首都师范大学

学    历:硕士

注册时间:2016-07-18

今日访问:0

总访问量:4187

个人简介

出生于北京。1994年毕业于北京工艺美术学校(现北京工业大学设计学院)平面设计专业。2000年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油画专业,获文学学士学位。2006年结业于中国国家画院高级研究生班。现为职业艺术家,中国 ...详细

热门展示|热门推介

刘雁峰首页> 资讯>新浪收藏专访--从事绘画就是掌舵生活

新浪收藏专访--从事绘画就是掌舵生活

2016-09-13 18:10:52来源: 新浪收藏 当代艺术作者: 戴华刚

 

刘雁峰老师是个挺随意的人,我和他的相识很偶然,初次碰面感觉还不错。我们在望京一家咖啡厅里约的访谈,问题事先准备好了,刘老师也有问有答的聊的挺畅快,止不住的话题汩汩而出。事实上,刘老师也在媒体做过多年记者编辑工作,对于访谈、采编之类的媒体事毫不陌生。于是,一场愉快的采访就这么顺畅下来了,尽兴而满足。

 

  新浪当代:您跟绘画是怎么结缘的?

 

  刘雁峰:这应该追溯到我很小的时候,我的父亲是位教师,比较会教育孩子发展自己的天赋,我有哥哥姐姐,他们也都喜欢绘画。我小时候,姐姐就教我画画。据姐姐说,在我一岁多的时候,还拿不住笔,用整个手攥着,就在纸上画了一只小鸟,她就感到特别神奇,没想到还画的很象,就觉得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画得这么好,然后她就保存下来了,过了很多年,她依旧保存着我第一张画。在上小学的时候,我家有个邻居在京剧院工作,经常送给我家人京剧票。我觉得看京剧对我产生了影响,因为京剧那个行头、化妆都特别漂亮。各种鲜艳的颜色交织在一起,还有金色、银色,蟒袍上还有龙的形象,非常有想象力。家里人带我去故宫、颐和园,也对我影响特别大,让我有机会看到这些古老美丽的东西。后来自己就喜欢上这个,见到什么就画什么,在街上看到汽车就画汽车,看见动物、行人也就会画在纸上,当然京剧的表演、古代的建筑及龙的形象就更是经常让我作为主题入画了。画画也就是一个爱好,后来我在小学升初中的假期里,出于喜欢,也是出于小孩的好奇心,想做一些科学实验,经常会用到火和蜡烛,家里人觉得在家里做实验很危险,所以就给我买了一些橡皮泥,我就用橡皮泥把三国演义和水浒传里的一百多人物全部捏了出来,也没有任何人教过我,全是自发的,服装、颜色都凭自己想象。

 

  我捏了很多橡皮泥的东西,大概有两百多个,家里给我保存了很长时间。这个手法也挺有意思的,我把扫床用的苕帚拆开来,变成一把小木棍,把我捏的人物的肢体链接在一起。以后,我看了雕塑系的创作过程,其实他们也和我一样用木棍和铁丝搭雕塑的骨架,但我那时候只是自己乱想出来的方法,没有人教过我应该怎么做。我哥哥有个朋友在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哥哥和他说了我的情况,以后要怎么发展?他朋友就说,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给你找个捏面人的师傅,或者给你找一个美术学院的老师来学画画。后来他就给我找了位老师,这位老师就是王垂老师,现在旅居加拿大了,是我的启蒙老师。我就正式开始学画画了,那时我上初二下学期了,比其他的孩子都起步晚,但是我的老师说我学得比较快,半年的时间就超过了很多比我学画更久的同学。这个其实就是要有兴趣和热情,这基本上就是我绘画的开始。

5刘雁峰作品 涛声

 

  新浪当代:为什么一开始是雕塑,后面没有从事这个?

 

  刘雁峰:因为一开始给我介绍的就是绘画的老师,没有给我介绍雕塑的老师。我从小就接触画画,那时候,没几天就能画一摞,就是创造冲动上的东西,每个人都有天赋,其实都需要去保护和鼓励的。

 

  新浪当代:您一开始学习平面设计,平面设计对您的油画创作有什么影响?

 

  刘雁峰:我觉得是一个非常正面的影响。我的母亲有个朋友是北京工艺美校毕业的,跟我母亲说可以去考那个学校,那个学校很不错。我那时候只是喜欢画画,对设计接触很少,但是现在想起来学设计还是很有帮助。如果我当时是学纯美术的话,接触的都是素描色彩,上了大学也依旧会这样,但是我那时在工艺美校,学了一些平面构成、色彩构成、立体构成,学校教的是包豪斯体系、介绍的是康定斯基、保罗克利的抽象画,了解这些现代艺术领域的画家,为我后来接受现代主义的思想铺平了道路,让我在接受当代艺术的思想时没有了障碍。我最后没有过多从事设计这个专业,是因为这个专业还是为商业服务的,你需要迎合客户的心理,这和我的追求内心的自由有一点距离,所以我又回头从事绘画。总而言之,现在学习设计的人是越来越多了,国内外的趋势都是这样,实际上也是艺术走进生活的体现,我个人觉得,搞纯绘画的,学一些设计是会有比较大的帮助的。

刘雁峰作品 悬浮

 

  新浪当代:哪一段生活对您的画风产生影响最大,艺术跟生活有什么关系?

 

  刘雁峰:我觉得生活是本体,最主要的。达芬奇说过,绘画是一面镜子,完全反映了生活。现在,你可能不画写实的绘画了,但是,抽象的、装置的、行为的艺术都是一面镜子,都是在反映生活,阐述对生活的理解。比如离开一个环境到另一个环境,都会对我的绘画产生一定的影响。在我上大学的时候我个有机会去英国,工作了一段时间,是英国教育部佛教教科书的插画设计,我就有机会去博物馆参观,对我的影响很大。那时候的条件没现在好,很多学西画的,可能要到年纪很大的时候才能出去看看艺术品的原作。我去的时候是90年代后期,很多老先生都是三四十岁才第一次见到真迹,而我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就有这个机会,对我是一个很大的帮助。我去看了英国的国家画廊、泰特美术馆,后者是一个现代艺术的美术馆。很多新奇的艺术我从来都没看见过,哪怕是在画册里。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活生生的艺术扑面而来,各种怪诞,各种谜题,让你去思考,这让我对现代艺术产生了兴趣。我们那时候在国内都是看画册,通过照片去感受原作。后来我通过这种比较发现,看一件作品必须要看到原作才能了解一个艺术品的真实状态,光靠印刷品是不行的。因为你看到真迹,会发现它跟你想象中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很多艺术家的绘画原作会比印刷品要好很多,有些则反之,会让你失望。真正去看艺术只能看原作,这对我的绘画方向产生了很大影响。之前,对艺术没有什么判断力,尽管在中国花了很长时间学习,但基本上是在写生。那是一个没有按时间序列排出的东西。但是在著名的博物馆里,你就会看到一个艺术从何而生,从何而长,你会看到它为什么会这么做,你会联系到它的背景,它才会产生这种艺术。当你看到了它的环境,你也会感觉那个就是一个油画的感觉。从颜色来讲,比如一个街区的色调、植物的颜色、光线的色温等等,其实画就是真实的,没有任何附会的加工,就是在表达人类的生存环境。后来我回国到了南方,看到了南方景色中雾气蒸腾的环境,灰蒙蒙的色调,就明白了水墨画的源头所在了。这使我对我们本土的文化传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所以,我决定要拜一位中国画老师学画,我之前学了很多年的油画、水粉、素描,但是在看中国画的时候,我是不太明白的,什么叫笔墨、章法。中国画的线条美,还有高深的书法艺术,听我能听得明白,但是看不太透彻,要判断真假好坏也是不慎明了。只有后来实际我画了水墨画以后,才明白具体是怎么一回事。我再回过头来看,我们现在很多有名的评论家,自己从来不怎么画画,这不能做一个很好的评论家,哪怕你是著述等身的,也没有太大意义,因为他没有实际的体验。绘画必定要自己去实践,像启功能鉴别古画,是因为他是一位很好的画家,张大千也是。光靠理论,在书本上传来抄去,这是没有用的,艺术是需要实践的,需要跟生活互相感应交换的,不完全是一种学问,需要人的眼睛、手、心灵协作来产生,我也在这时间对于中外艺术有了我自己的认识。我觉得艺术有两个目的,一个是悦人耳目,音乐也好、美术也好,是供养人的感官。另一个就是启人心智,就是在接受他是美的事物后,会对你的头脑、观念、情感产生深刻的影响。对情感内美的挖掘,是现代派以后带给人类的新东西。在中国这发源得要更早一些,写意的文人画就有这样启人心智的作用,比较明确的提出是在现代,在梵高塞尚以后。而当代则比较突出自我观念的阐述,这也是我以后想要发展的方向。

3刘雁峰作品 枝蔓之一 4刘雁峰作品 枝蔓之二

 

  新浪当代:会转变您的画风吗?

 

  刘雁峰:怎么说呢,我现在的画风比较偏细腻、古典,这有一定的契机。我多次到欧洲观摩,在法国,去了卢浮宫,还有奥赛博物馆,也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所谓的古代埃及、希腊、罗马的这一传统,就是客观写实类的。在真实之中展现艺术思想。出了卢浮宫,塞纳河对面,是奥赛博物馆,你会发现,我们的时间变快了,在卢浮宫的古典绘画,它们很耐看,我看委拉斯贵支的一幅画我可以看一个小时,这是我看印象派的画都不能做到的。我再往后看,找一张美国的现代绘画,比如波普艺术的,在它面前几分钟,几秒钟可能就过去了。古代人画的画肯定是比较耐看一些。但是它并不是一个肤浅感官的东西,表现形式是很客观的,你可以看到里面有很多线索,它是精工细作的,不像现代艺术这样快餐文化,也是古典艺术的一个特点,所以结合到我的绘画,我其实想找到一个出路,就是我的绘画要表现当下的观念,但是并不是简单的表现一个意思,这样太粗暴,太干巴巴了。我希望让它做到能启人心智,也能悦人耳目,让人产生共鸣。因此以后我也不会完全抛弃具象这种东西,但是我大概会做一种改良和突破,有形象这也会成为一种风格。最近一两年的绘画,流行着一种所谓“坏蛋画”的品种,这种画很多人都去画,成为了一种潮流,但是我觉得绘画必须忠于自己的内心,如果我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我明明看到这幅画,像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画的,那我为什么要放弃我本身这种写实的风格呢?所以我不太理解,其实我知道有些人本来可以画的更好,只是追求所谓个性,本来这是个好事情,人回到天真的状态,由熟而反生,追寻天真稚趣。但是大家都去追求一个潮流,按照一个样本去追求“个性”,而这样反而成了一种迷失自我的无个性了。艺术不能脱离本心,当代艺术应该是个体性的、多元的。现在个体性是非常难的,因为任何一个媒介,如:电视、互联网,大家说的都是同一个语言,无数的影响,你会很难形成一个自己独立的见解,很难形成一种个性。如果你对某些东西特别感兴趣,你就不应该放弃。但同时我的绘画中还有一种东西是突出观念,因此我会在我的绘画里加入一些更主观的因素,将这两种东西更好的结合起来。有种艺术手法叫观念具象绘画,这条路会更接近我的画风。

刘雁峰作品刘雁峰作品

 

  新浪当代:在油画的表现技法上,您探索的比较多的是哪方面?

 

  刘雁峰:在各个时期我都对油画语言做探索。从上大学的时候,我对材料很感兴趣,研究过一些艺术家的作品,譬如一位叫杜布菲的法国艺术家,还有西班牙当代画家塔皮埃斯的作品,偏向抽象艺术。那时我做过一些实验,用沙子,还有一些材料的综合,有的作品后来被送到国外参赛,还获了奖。我觉得生活对艺术有决定作用,因为生活轨迹发生改变了,创作状态也随之发生变化。有段时间我对“记忆”很感兴趣,画了关于“记忆”主题的作品。我从小至今就对中国变化有很多的印象。我小时候那时中国刚有了电视,仅有两三个频道,我记得80年代初审判“四人帮”的时候,全民共同的印象就是那些镜头,这是整个中国人的集体记忆,于是我就创作了相关题材的作品。我是70后画家,没有80后、90后那么丰富的日常生活,我们那时的人们会有很多集体记忆,譬如学雷锋,大家都戴红领巾,穿白衬衫蓝裤子等等,算是素材选择上的把握吧。后来对古典绘画重新发生了兴趣,在博物馆看原作,感觉那个时代画家的能力那么强,难以想象生命只有三、四十岁的画家,一生怎么能画出几百件鸿篇巨制的作品来,这个对我的冲击很大。很多艺术手段,我都做过探讨和研究,绘画手段有很多,暂时用不到我的画面来的,都先放下。画面处理就跟写文章一样,不断淬炼自己的语言,主要表现的是思想和感受,把自己的创作语言变得精纯一些。譬如沈从文和老舍的文章,看开头几句就能知道作者是谁了,绘画亦是如此。我希望最后能锤炼出很完整的自我风格来,实现原创性这一步,而中国当代艺术缺少的就是原创性。历史可以证明,成千上万的人去山寨“八大”、“石涛”,或者“元四家”,现代的中国艺术家又热衷去拷贝外国当代的艺术家。有些人一辈子都在模仿,不曾有一天敢于自己去创造一下,这样的艺术都被淘汰掉了。所以原创性是非常重要的,也是最难做到的。艺术要去发展,开拓新的领域,不能总是一成不变的老样子,社会发展的快,艺术也要变化的快。

5刘雁峰作品 阿尔卑斯印象 5刘雁峰作品 鸢尾花

 

  新浪当代:您在油画创作上,对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吸收的最多的是什么?

 

  刘雁峰:看中国传统文化不能简单的割裂开,譬如说我学绘画,但从小就看京剧,虽然现在不怎么看了,但是对于中国戏曲,它能给你留下想象的空间,这跟中国画非常像。中国绘画直抓主体,可以虚化背景的,尤其是宋代的绘画,没有任何啰嗦、累赘的东西,虚与实的关系把握很到位,这跟西方传统的写实艺术区别很大。我觉得中国文化乃全方位的,包括哲学、艺术、文学、戏剧、医学,还有星象这些东西。我们看易经,好像是迷信的东西,但它代表了古代中国人的科学观念,研究时间与空间的对应,什么样的科学能比这个更神奇、更现代呢?东方文化对我的影响很大,我虽以西画基础为主,但对中国传统文化非常有归属感,相反觉得现在懂中国传统文化的人太少太少了,以为能背点诗词就称为国学家,能写几笔毛笔字的就称书法家了,古人的真实成就比我们强多了。我觉得只有真正的去尊重传统文化的规律,才能做好传承发展。我非常尊重的两位中国画家,一是林风眠先生,一是李可染先生,这两位把东西方艺术结合的最好,给中国绘画带来了新气象。林风眠先生的中国文化学养很高,绘画充满诗意,技法和思路完全是地道的西画,但却有非常强的中国味道。李可染先生学西画出身,画过漫画、油画和水彩画,最后把中国画创作推向了新的高度,是位能创新的集大成者。尊重所从事的工作,尊重所从事的艺术创作规律,才能获得最大的成功。就像烹饪,我们不能胡乱把中餐做成西餐,把西餐变成中餐,做炸酱面却用了意大利面的做法是不对的,这不能算创造。怎么吸收东方和西方各自的长处,那就要对两种文化有深厚的认识,设法把两种文化有机的结合到一起。文化融合具有这种情况,相近的文化更容易结合在一起,容易繁衍下去,例如西班牙和法国的文化;如果两种文化相隔很远,则结合较难。20世纪以来,西方绘画越发与中国画相似了,那么当下怎样产生一种新的艺术,怎么能传播下去,则需要当代的艺术家去努力了,不要随意去模仿西方的艺术家。梵高吸收日本浮世绘的精华,也只是按照西方人的思维来的。那么对中国画家来说,就按中国人的初心去做吧。

 

  任何画家的成长道路都比较崎岖。就我自己的情况吧,我大学毕业时并没有马上成为职业画家,我先工作了一段时间,做时事漫画和插图,那时没有太多的时间创作油画作品,后来做了一名职业艺术家,一切从零开始。现在的艺术家不像过去那么平静,有很多的资讯需去整理,要不断的调整自己的状态。

 

  新浪当代:能简单说一下您创作一幅画的过程吗?

 

  刘雁峰:我在不同时期有着不同的创作想法,创作一幅具象油画,跟绘制古典绘画有相似的地方。我会先构思一个命题,譬如哲学的思辨的观念,定好这个核心,我再去寻找现实中的人,或者器物,能够表达我自己思想的媒介物,之后我就定好构图、色调等等表现手法,跟以前古典画家想画圣母或者历史人物一样,找好一个合适的模特,再找一些服装道具,让模特装扮好。我先画一些速写,或者拍点照片,然后进入长时间的创作状态。跟以前的写实画家不大一样,不是客观的描摹对象,而是进入主观的表达方式。这种方法我现在还会不断的调整,希望能在绘画语言上更自由主动一些。

4刘雁峰作品 奋进的童年

 

  新浪当代:您觉得写实绘画里需不需要加入思辩的观念?还是只重视绘画本体语言?

 

  刘雁峰:现在的绘画很需要加入思辨的观念。图像在过去是很难得的东西,需要有人画像才会存在。现在图像充斥太多了,在摄影术的带领下很容易产生。我看一个展览的时候,有图片和绘画同场展示,但99%的人看画,很少人去看图片,虽然说图片也是世界有名的摄影作品,这说明图像需要经过人脑加工,再呈现出来才有其意义。现在的写实绘画要继承传统,满足其悦目性、真实性,同时必须加入现代的观念,反映现代的社会。过去的绘画有它所依附的内涵,譬如宗教、文学故事,一幅画怎样才能成立,需要艺术家对世界的立场、感受,也就是他的观念性。这种观念可以转换成绘画、雕塑,甚至装置艺术。现在的艺术家比以前的艺术家难度要大,需要更独特的个人立场和观念。

 

  新浪当代:您觉得当下中国艺术家应该有什么样的创作态度?

 

  刘雁峰:我作为中国的当代艺术家,如何跟西方艺术家区别开,民族性是很重要的方面。在一个地方的民族性不能被确立,艺术只能屈从于其他民族的艺术。不能自我独立,怎么建立对文化核心的新认识,从而达到创新呢?西方的价值观就是怎么征服自然,东方的价值观是怎么与自然和谐相处。所以我下一步的创作是围绕“环境主题”展开,从自然观出发,作为一个个体,怎么反映民族群体的根本性认识。一个民族性格的形成与其自然环境有密切的关系。一个环境,自然形成了它的民族是什么性格。我们要认识这点,不能学习了西方文化,就把自身的文化基因给全抛弃掉。我听过一位德高望重的老画家说过,他觉得中国艺术很有前景,甚至比西方艺术更有前景。这位80多岁老人画了一辈子油画,不怎么会画中国画,他能提出这样的观点来,说明了中国人对中国自身文化的尊重。以东方审美精神为核心,是我将来创作的一个契机。我接下来的创作,还是会以人与环境的关系为主题,围绕这一点展开。西方艺术中有大量描写性或者杀戮的主题,但中国传统很少有这些主题,如果过分去追求这些东西,就没有意义了。东方艺术家对灵性、对自然的赞美,更需要我们这些艺术家去弘扬和发展。

 

  刘雁峰简历

 

  出生于北京。1994年毕业于北京工艺美术学校(现北京工业大学设计学院)平面设计专业。2000年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油画专业,获文学学士学位。2006年毕业于中国国家画院高级研究生班。现为职业艺术家,中国新闻漫画协会会员,北京油画学会会员,生活工作于北京。作品曾多次参加国内、国际展览及比赛并获重要奖项,被国内外美术馆、画廊、艺术机构及私人收藏。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买家服务中心: 400 601 8111 help@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刘雁峰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