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吴宇华 二维码图标

加关注

性  别:

出生年份:1961年

籍  贯:江苏省

擅  长:国画

毕业院校:南京师范大学

学  历:本科

注册时间:2018-12-26

今日访问:2

总访问量:1038

吴宇华首页> 资讯>灵机妙趣 自有真意——品读吴宇华中国画

灵机妙趣 自有真意——品读吴宇华中国画

2019-01-30 11:32:40作者: 张海涛

      江南无锡之地,有奇山秀峰之环抱,有悠悠太湖之滋养,自古以来便灵俊秀美,清韵绵亘。继最早《史记》所记载的“泰伯奔吴”,无锡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这里的文化源远流长,中国传统书画艺术更是格外光辉灿烂。无锡“太湖画派”自古便有顾恺之、倪瓒等影响深远的书画大家,近现代又诞生了徐悲鸿、吴冠中等引领一代风骚的画坛巨匠。

       深厚华滋的文化底蕴、灵山秀水的自然滋润,也给了当代无锡籍画家吴宇华无限艺术滋养。有人这样评价道:“吴宇华汲取青花瓷画精髓以文人笔调创作的小品画,以率意简练的笔触表达他对民间文化的体悟和理解,简雅而天真,质朴而生动,简远的意境中传达出活泼泼的天机逸趣。”吴宇华的作品,虽简约质朴,却给人以意韵悠长的清新之感。他将自己的艺术创作深深地植根于传统艺术,从文人的笔墨情趣出发,纵情于山水之间,成就了自己独特的美学风格。

立足传统 简洁质朴

        1984年,吴宇华考入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接受了系统而专业的绘画教育。求学期间,他接触了大量的中国传统绘画作品,并对中国传统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利用暑假到山西芮城永乐宫去临摹壁画。永乐宫壁画是中国传统绘画的经典作品,堪称艺术瑰宝。那些带有原始艺术气息的壁画深深吸引了他,呼之欲出的飞天、栩栩如生的神明、精细华丽的叙事连环画等,色调柔和,人物神情洒脱,质朴而又不粗放,天真中带有意趣。吴宇华在临摹永乐宫壁画的过程中,获取了丰富的艺术滋养。古老的壁画有一种大气、豪放而又不失严谨的神韵,其中更蕴含着中国传统的绘画精神。《夏河》便具有明显的壁画特色,画面运用暗色调的土黄色背景;人物衣色大多是赭石色、深蓝色,显得朴素凝重;线条流畅爽利,营造出衣物的垂坠感;尤为值得称道的是,人物面部表情刻画得极为细致,可以看出几个人神情各异,眉眼传神,颇有灵采。这是吴宇华结合壁画创作的一次成功尝试。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吴宇华赴京进修,偶然接触到了明清青花瓷,他顿时对上面新鲜活泼的绘画题材和手法产生了兴趣。他便开始收集这些青花瓷画残片。这些瓷片大多是民间杂窑出产,上面的绘画题材丰富,有仕女人物,有写意山水,有花草鸟兽,也有民间特有的吉祥文字和图案。大多运笔灵活,线条迅疾,飘逸风流,具有明清瓷画特有的简洁清冽风格。经过十数年的搜集,他手中已经有了二万多件残片。

       在吴宇华的创作体悟里,明清青花瓷画的笔墨用法及风格,正可以借鉴来用于现代山水绘画创作。青花瓷画以素为本,用青如墨,运用点、线、皴等绘画技法,只通过“青分五彩”的浓淡变化,渲染出描绘对象的立体感和层次感,这种简畅风格更能突出水墨画的写意之气。吴宇华在艺术实践中发现,这些瓷绘“带有乡土气息的用笔,更将那种真性情中的率意与洒脱表露无遗”。民间青花瓷画,实质上是民间艺术自由创作的产物,蕴含着中国古老而充满智慧的哲学理念与文化精神,在中国式眼界心境的呈现上,别具深邃而简洁的表现力。

       吴宇华格外注重瓷画中的简淡素朴之风,这也成为了他中国画创作的重要参照。如《抱琴图》,就颇得青花瓷绘之神韵:画面中一童子团手抱琴而立,背景留白,人物描绘简单,笔墨简淡,大部分为浅淡的灰色,画家抛弃了过多的繁缛末节,虽寥寥几笔,却格外显得画面飘逸,线条柔和。童子面容肃穆,抱着琴,似乎在静立等候吩咐,不禁使人遐想主人是何等风雅才情。这些是明清青花瓷绘常用的手法,吴宇华将之结合到绘画创作中,显得“一派天真,平易近人”,然而无限气韵尽在其中。

笔墨趣味 文雅才情

       吴宇华的画作中彰显着一种独特的书卷之气。他多数的山水画作品,都有诗文摘录,诗文与画自然相融,结为一体,代表了画家的个人情感意志。

       这种创作风格源于明清的文人画遗风。明清时代的山水画颇为注重笔墨情趣,画上一般都有诗文,诗、书、画、印结合,堪称将文人才情发挥到了极致。后人谓之“风流文采磨不尽,水墨自与诗争妍。”吴宇华的画和字都显得文气十足,这与他饱读诗书、深自砥砺是分不开的。“腹有诗书气自华”,他对所辑录的诗文意境有着深刻揣摩和独到体悟,这种情感发诸于心、流诸于笔端、落于画上。为“抒发胸中逸气”而作,墨有尽而意无穷,画境、诗境、心境便为一致,三境皆成妙境。

       文人画是画家多方面文化素养的体现,在诗、书、画、印中,书法与绘画的关系最为密切。唐代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提出:“夫象物必在于形似,形似须全其骨气,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故工画者多善书。”中国画的神似重于形似,笔墨超乎于造型,这就决定了中国画的立意和骨气,很大程度是靠用笔的技巧表现出来的。元代以后的文人画主张以书法入画,线条本身便常常独立于形体和色彩之外,具有其独特的审美价值。同时,用笔的轻重、迟涩,笔锋的正侧、顺逆,直接影响到绘画线条的不同质感,进而体现出画家不同的主观情绪。

       吴宇华极其注重笔墨用法在画作中的作用。他研习碑帖,磨炼用笔的内在功力,并从书法中体悟笔墨的法度章格。他的书法作品,运笔飞灵,锋回流畅,风格凝重雄浑,有浩然之气。他将这种用笔的精确法度用于绘画创作实践中,笔到意到,线条简洁有力,干脆利落,自由奔放,可曲可折。同时,又具备书法的格调韵律,构图章法严谨,结体稳定。

      《俯挥素波》就体现了这种运笔的流畅简洁和法度的严谨。画中二人侧对而坐,画面层次舒张有度,浓淡变化营造出了阴阳向背的立体感,人物衣角呈自然弧度,体现了画家用笔的功力,转寰生动,颇有书法锋回起势,显得锐利光洁。柳树的垂枝扫笔自如,简洁粗放,自由洒脱。其上录行参军徐丰之诗文:“俯挥素波,仰掇芳兰。尚想宾客,希风永叹。”行文清隽,于整个画面中营造出一种空清疏朗的风雅之气。

乐山乐水 意境脱俗

       中国画最重造境,追求“物我合一”。唐代符载说:“意冥玄化,而物在灵府,不在耳目,故得于心,应于手,孤姿绝状,触豪而出,气交冲漠,与神为徒。”是言画者在创作山水画时,应做到心中自有山水,故能得心应手,凭借心中意气而纵横挥洒,人与自然冥合,画面即可气韵生动。优秀的山水画作品,是画家对于天地造化的独特思考,是最真挚的情感反应。

       太湖的山川水泽皆富有灵气,吴宇华醉心于自然,亲近山水,所作也多为描写江南山水人文的自然逸趣。他的作品注重意境的营造,《清谈》中,人物居于画面下部,于整个画面中取得了恰到好处的平衡。地面和山石运用淡墨皴笔,色泽浅淡,显得湿润明亮又不乏力度,突出了地面的平滑洁净。侧边一棵大树则使用浓墨重彩,浓郁深沉,苍劲有力,而又不失通透。中上部设置了大片留白,中间留白处有一波涟漪,上部则是一弯月牙,以及与画的意境相佐的倪云林诗文摘录。这留白的处理,既增添了几分笔墨趣味,又使得整个画面密而不堵,疏而不空,轻松舒展,清淡雅致而不单薄,引人入胜,清净的境界顿出。

      子曰:“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智者动;仁者静。智者乐;仁者寿。”山川的幽深与河水的灵动包罗万象,是中国古老的大智慧的象征。历代名家都于山水中寻求内心归宿,将山林湖畔作为培养心性与修养的栖息地。而山水之道,往往彰显的是内心之道。

       吴宇华的乐山、乐水,与他的个人性格是相辅相成的。他生性淡泊素简、温文尔雅,有清高孤隐的一面,从《拟铁斋元亮先生像》中可见一斑。陶潜为古今隐逸诗人之宗,在吴宇华笔下,陶潜箪食荷锄,朴实无华,却衣衫飘逸,面容苍劲。人物多为墨色线条勾勒,并无过多矫饰,却自有一派世外隐者的清高风范。画面上方录有陶潜名作《归园田居》,“性本爱丘山”想必也是吴宇华的内心写照。

       吴宇华的个人性灵和太湖之滨的山水性灵相互融合,相得益彰。他的山水画,大都是于灵山秀水之间,一二高士相对而坐,或高谈阔论,或举杯豪饮,或捧卷沉思,或抚琴自娱,身后高山巍峨,细水涟漪,垂柳圆荷,枝叶清扬。这种高雅的环境氛围,是超脱世外、萧然出尘的,名为山水,实为画家所追求的内心世界,是画家情感诉求的隐隐象征。《湖畔诗酒》中,二文士相对而坐,一人捧卷,一人握杯,面容恬静肃穆,两人看似在饮酒对诗,垂柳依依,衣袂飘飘,使观画人心中也油然而生一股清风拂面之感,诗、书、酒、棋、花等“文人雅伴”皆入画,既衬托出文人趣味,又有不胜风雅的意境。

       吴宇华的作品,既有丰富、凝炼而洒脱的笔墨意趣,又有中国传统山水画的空灵和韵味。传统艺术的文化精神融合了明清文人画的情调,成就了他独特的艺术风格,具有可细细品读琢磨的审美内涵。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买家服务中心: 400 601 8111 help@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吴宇华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