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个人信息

佩鸿

加关注
艺术家手机官网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访问
艺术家手机官网

开通服务:雅昌博主

性    别:

出生年份:1968年

籍    贯:上海市

擅    长:油画

毕业院校: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师    承:黄启后,韩巨良,刘大鸿

学    历:本科

注册时间:2018-04-23

今日访问:1

总访问量:12185

个人简介

1983年9月至1987年7月,就读上海市安亭师范学校; 1987年9月至1991年6月,就读上海师范大学美术系; 1991年7月至1993年6月,任教上海师范大学教工子弟学校; 1993年9月至1995年12月,任职上海市社会科学届联 ...详细

参展经历

热门展示|热门推介

佩鸿首页> 资讯>感觉(自由的画画)

感觉(自由的画画)

2018-05-03 10:47:35作者: 佩鸿,2011

感觉(自由的画画)

 

   我有一种感觉,那是在画面上找到的,也许无法用文字来准确表述。 

   想了很久,还是愿意试试能否讲得清楚。

   那就是自由。一种豁然开朗的自由。

   以前,拿蝇头狼毫小笔在画面上追逐细节。从去年开始,打开了,逐渐用扇形或粗头大号油画笔捕捉画面的整体气韵。开初,不是很成功。有时呆滞,有时粗劣,有时略有小小的淋漓畅快,这都让我不满足。

   既然职业不是以画为生,何不放低自己,承认自己仅是“爱好者”,由着自己感性地在画面上胡来。但是,胡来也要有勇气和底气。我给自己放了一阵子长假。在这个假里,K歌的水准明显提升,还有就是重新开始码字。开春后,再回到画面。这个时候,有些不一样。我已经忘了它有半年了。

   不知,其他专业人士是如何处理好油彩衔接关系的。就我而言,我很难做到每天有大块的时间在画面上耕耘。我必须考虑如何准确地在画面上预留油彩,以便下一次能恰如其分的接上。油彩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干湿度,饱和度和冷暖值可能时刻都发生着变化。太难掌控了。我想我现在还是不能做到随心所欲。往往,今天下笔去追昨天的笔末,总是惘然。

   就像把像素很低的小照,放成大相片后一脸的粗糙。如果,你笔底没有内涵,大画更容易露出猴子红屁股的破绽。我不管这些,反正已厌倦了针尖细的笔头,我要试着玩玩。在跳跃的笔墨中,在大块的对比中,我想把色差、明暗、角度等用流动的线条和色彩表达出来。还是不满足,还是有距离。就像女子化妆,高明地做法是不留痕迹地美化,给人素面以惊艳。但这显然必须具备更高超的技艺和更完善的素养。

   只有一点可幸,那就是我开头说的找到一种感觉,在画面上我现在觉得很自由。这个自由,不再担心色彩会衔接得生硬,不再考虑造型会变形得僵化,不再忧心笔意的描绘是否达观。这个自由,在直观上带来的变化是我不再一次次、一层层将画面处理得很满、很挤,不再力图想将所有可视的东西表达出来。这个自由,取简舍繁,我开始故意舍弃大量的细节。学习中国画,我认为最难把握的不是如何去画,而是如何去留白。恰到好处的收笔,恰到好处的留白,尽可能地利用上一层的油彩,让每层油彩都透出一层气。为什么又说“打开了”呢?打个比方,我觉得几年前画童子系列的时候,若画腮红,眼和手就只有那一抹粉。但是,前几日同样画一笔,眼里却看到了湖上的红荷和童子脚底的彩莲。把笔头的粉红加一点深红,随手点了盛开的荷的红尖尖。再揉进一点暗红,顺手又勾了彩莲的轮廓。

    丹青的基石是诗文。站在诗文的角度,解读丹青,也别有洞天。

   (我现在尝试用文字记录一些绘画的心得,不知会否有意义?)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看碟记

下一篇:楚辞(画外音)

买家服务中心: 400 601 8111 help@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佩鸿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