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个人信息

佩鸿

加关注
艺术家手机官网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访问
艺术家手机官网

开通服务:雅昌博主

性    别:

出生年份:1968年

籍    贯:上海市

擅    长:油画

毕业院校: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师    承:黄启后,韩巨良,刘大鸿

学    历:本科

注册时间:2018-04-23

今日访问:22

总访问量:15582

个人简介

1983年9月至1987年7月,就读上海市安亭师范学校; 1987年9月至1991年6月,就读上海师范大学美术系; 1991年7月至1993年6月,任教上海师范大学教工子弟学校; 1993年9月至1995年12月,任职上海市社会科学届联 ...详细

参展经历

热门展示|热门推介

佩鸿首页> 资讯>生命之痛

生命之痛

2018-05-04 10:26:32作者: 佩鸿

 生命之痛


    墓地上人山人海,车流蔓延数里,此起彼伏的炮仗在头顶炸裂,落下纷纷的碎屑。这是

清明这一天,我爸三弟的骨灰入土,我随家人在公墓里祭奠时的切身感受。
    三朵太阳花夹一两片绿叶,这类简易的五元一束的捧花,公墓里最畅销。我们一大家子尾随一个着戏服的道士,在拥挤的人流中缓慢地靠近墓地。大家三三两两走几步,说几句贴己的家常话。缅怀逝者仅是个形式,我看谁都没有呕心沥血的伤心,多的是轻松地聊聊近况。近几年,年岁渐长,我才慢慢明白为什么把死也称之谓“白喜事”。死确乎与生一样,是人一辈子逃遁不了的起点和终点。
    帝王追梦万岁,现实是能活百岁而终老,已是不易。我三叔死的时候,年仅49岁。他被发现肝癌晚期,不到3个月就过世了。在嘉定中心医院的特护病房,他已被市区医院的专家预判了死刑,我们排队去看他,他自己尚不知病情。我进门对他说:“小伯伯,等你好了出院,我陪你打一个通宵的牌。”他爱玩,老婆又管得紧。这个时候,仗着躺在病床上,乘势对娘子发嗲:“老婆,侄女约我的奥,下回打牌你可不要管我了。”婶娘点了头,急速冲到走廊的过道里。我尾随跟过去,她在低头抹泪。我们俩知道,他永远打不上牌了。我童年的时候,父母忙自己的事,忙争吵。我是我父亲的三个胞弟带大的。他们打架、聚会、做坏事和谈恋爱都带着我。常常一辆自行车,前档上挂着我,后座上坐着女朋友,摇摇晃晃地在乡间的田埂上表演车技。婶娘不止一次地酸酸地唠叨:“你叔最疼你,比他自己的孩子还上心。”小叔过世后不到一年,我大伯患同样的疾病也赴了黄泉。我在小叔的葬礼上大哭的时候,大伯还问我:“我以后死了,你也会哭得这么伤心么?”自小,他们俩一直在我面前“争宠”。当时,我弟媳妇还笑大伯:“这个也要争。”一语成谶。大伯的病发现得早,但拖了半年也去了。

   那是06年前后的事。一年间,奶奶失去了两个黑发的儿子,父亲没有了两个胞弟,我再也见不到一起长大的两个叔叔了。我小时候并不活泼,带点口吃,又多病。我记得,奶奶分别给叔叔的主要工作就是带小孩,也就是带我。我很好带,不多嘴,就是看他们玩。去年清明前,小叔连续几个晚上到我梦里。一次,他穿戴齐整,站在我睡的蚊帐外,讲了很多话。我至今记忆犹新。今年临近清明的时候,我等着再梦到他,竟不可得。

   这些事陆续发生后,我的心放开了。以前,个别怨到骨子里不愿见的人,也慢慢建立起联络。单位里,婆婆妈妈的恼人事变得冷幽默起来。对自己,对亲人,对朋友,都不再苛刻。生命里有痛,也有了宽容,有了感恩。

(现在,我两个做了寡妇的婶娘,一个沉溺于麻将,一个听说有了新的男友。家里人颇有议论,我却不以为然。如果,叔叔在天有灵:他们肯定希望婶娘过得滋润。如果麻将或男友,能给她们带来短暂的笑声和麻醉的乐趣,也未尝不是件好事。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我从不相信有转世的来生,那就让今生尽享可能吧。谨以此文缅怀我两个叔叔。)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紫藤盛开的公园

下一篇:失眠之惑

买家服务中心: 400 601 8111 help@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佩鸿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