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黄云 二维码图标

加关注

开通服务:雅昌博主

性  别:

出生年份:1931年

籍  贯:广东省

擅  长:国画

职  称:教授

流  派:北派

师  承:李可染、张仃、吴冠中

任职机构:原华南师范大学艺术系主任

头  衔:中国美术协会会员

注册时间:2014-11-03

今日访问:219

总访问量:237076

艺术家年表更多

获奖记录更多

艺术家风采更多

2014-11-19 17:03:00作者: 黄云

赌,这是省道桥旁的声音,日夜都在呻吟,日夜都在哭号。可是人们没有听到哭泣和呻吟,他们埋头埋脑在干着可怕的游戏。

活龙,原是一座清静的饭店,而今却热闹起来了,财主佬为了满足自己口袋里的需要, 把赌摊开起来了。

夕阳斜照,活龙内匆匆走出一个袒胸露腹的人,张着燃烧的眼睛,在向四面茫然搜瞥, 他似乎尽量想扑熄自己的冲动之火,木立了一会儿,朝民生路北端走了。

他沉重的脚步走过一条瓦砾不平的街道,三灵宫隐约地浮现眼前。此时,他的脚步变得轻浮,速度加快了。

有人在后面唤他的名字,他站住了。

“林九,赢了吗?”一个身躯硕长的人。

“他妈的,赢什么,赢给人家呢。老余,你那里有钱吗?”

老余摇摇头,这个月工资老板还未发,那里来的钱? 心想,即使有也不该给你去赌……但他没有说这个。

“唉! 你知道我近来的手气啦,买一开三,买二开四……”林九气呼呼地睁大了圆眼埋怨自己,被老余打岔了。

“这回怎么办?”

林九的眼光不知放在哪才舒服,他没有回答老余的问题。是的,他也不知怎么办好, 几百元的卖鱼钱刚从老婆那里要过来,指望赌一手,赢它一千二千,好还清活阎王的债,谁知……

“你……”

“我走了,我现在要回家去……”林九没有把话说完,提起脚便跑,很快在一条窄小的横屎巷消失了。

巷内一排连着三四间厕所,尽头是一间相当大的老屋,地方颇为宽敞,原来林九、老余以及好几家人都是住在这屋内,屋的后面有一块空地,有两三株果树,跟乡村的情景颇有点相似。

林九的短小身躯跨进了门槛,在靠右边的一间房子门口站了一会儿,用神经质般眼光把房内打量了一下,很快又垂下头来,嘘了一口气,走到空地上来,眼光盯着对墙坐着的一个妇人身上。

“他妈的,为什么还未煮饭?快点拿饭来,我肚子饿了。”

“我预先已告诉你,家里没有米了,你不是把钱都要走了嘛,叫你买,老是听不到, 现在你还想快点进饭吗?”这个女人就是林九的老婆,她可怜地争辩着。

“妈的,谁说没有米,上个月打了米就这么快? 你还不快点烧火,就不和你客气。”

“根本无米,叫我如何去煮?”她理直气壮地辩着,“活龙是你的祖宗,连家中的事都不清楚,家中米都吃光了还不理会。”

“他妈的,你再驳口驳舌,他妈的……”林九输了几百块钱,加上一种讥剌的话, 像一炉子火给泼上了一瓢油似的,热腾腾的火气升起来了,连骂带跑地来到老婆跟前,猛然握着拳头向她肩背狠打下去。

吵闹声把沉静打破了,男女老少都涌来了。

“林九叔,不要打了。”

“林九叔,你家确实是无米了。”

“林九,你不应该这样,只管去活龙,家里一概不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都在劝告。

“呵,比墟市更热闹。”这是不懂事的小孩子们的心理。

哭泣声,相骂声,呻吟声,两物相撞声……响在一团,这是赌的回响。

其实,何止一个卖鱼小贩林九? 尚有为赌而乞食街头、卖儿卖女,为赌而死于自杀、家破人亡。赌,是杀人的凶器,赌主,是用它杀人。

它没有停息,在大人山下,省道桥旁的怪声又作响了。这恐怖的声音、悲哀的声音, 这吃人的声音,又发作了,那可怜的、拼死的赌友又聚拢在这儿了。

在这种声音的后面,有人高兴有人悲伤,有人快活有人愁。究竟谁在高兴、快活? 是那些财主佬和那些戴着黑眼镜,身穿纱绸、屁股腰间带枪的人。又是谁在悲伤、发愁? 像林九那样的小鱼贩,那样的受欺骗、受蒙蔽、受剥削的穷苦人家。

黑夜总会有黎明之时,受骗的劳苦大众总会有醒觉的一天。赌,这杀人的声音,也快将终结,代替它的是光明灿烂的明天。

1948 年写于恩城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幸福之家

下一篇:白养的猪

买家服务中心: 400 601 8111 help@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黄云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